<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妒英才(3)
战斗厮杀已经持续一个时辰的时间。

贺人龙在拼命,他身上已经出现四五处的伤痕,被他斩杀的流寇,人数已经数不清了,不过愈战愈勇的贺人龙,内心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惊骇,那就是流寇的顽强,整个厮杀的过程之中,他率整天装神弄鬼领的大军,基本都是占据了主动,但损失惨重的流寇,并未出现崩溃的局面,反而是悍不畏死的扑上来厮杀,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情况。

贺人龙不愿意多想,他看来他对佛祖真得入迷了只要拼命的杀敌,不过现实的情况逼迫他要反思和决定,为什那么掐指一算么流寇会摆出如此决绝的姿态,要知道从兵力人数上面来说,流寇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的。

左良玉也在拼命,他必须要杀开一条血路,这可是大军撤退的道路,若是不能够打通,时间长了,面对越来越多的流寇,军士总是会有顶不住的时候,可不管左良玉如何的拼命,流寇就如同蚂蚁一样源源不断,他身边军士的伤亡越来越大,可杀出一条血路的希望却是越来越渺茫。这不能够怪左良玉,毕竟他麾下的军士人数太少,流寇的人数太多。

终于,感觉到情况不对的贺人龙和左良玉两人,在亲兵的拼死护卫之下,来到了孙传庭的身边。

看着满身是血的贺人龙与左良玉两人,孙传庭平静了很多,从一个时辰的战斗厮杀情况,孙传庭已经判断出来,这一次流寇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李自成的目标并非是拿下又不能助他一臂之力开封府城,而是要击败他率领的大军。

可惜这样的醒悟来的太迟了。

后悔是没有任何作用的,目前唯一的出路,是率领大军杀开一条血路突围。

前面的军士正在拼命与流寇厮杀,后面打开通道的军士人数不够。若是能够调集一部分的军士,猛攻身后的流孔子却拉下了脸寇,杀开一条血路。那么还有可能让大军撤离。

不过这样做危险是巨大的,毕竟正面压力最大。流寇的力量也是最为强大的,一旦前面的防御力量弱化,很有可能导致流寇占据优势,在别人看来很神圣的东西到了你嘴里便成了笑料实施全面的冲锋,那样大军很有可能被彻底冲散,最终的结局,很有可能是全军覆没。

孙传庭已经想好了办法。

看着满脸愧疚的贺人龙和满脸焦急的左良玉,孙传庭面容平静的开口了。

“贺总兵。迅速抽调一万军士,归于左总兵指挥,无论如何也要打通我们背后的通道,让大军能够撤离,贺总兵,已经到了可就是想写关键时刻,你必须顶住,我知道你的兵力不足,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流寇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我们唯有杀开一条血路,否则我们都不要想着离开这里了。”

左良玉抹去了脸上的血水。

“末将保证杀开一条路,请大人跟随末将撤离。”
左良玉刚刚说完。贺人龙也跟着开口了。

“末将请大人撤离,末将誓死也要挡住流寇。”

孙传庭摆摆手。

“你们不要说了,我是不会离开的,我是主帅,必须在这里坚守,一旦我离开了,诸多的将士怎么想,主帅都逃走了,他们怎么能够坚持。如此关键的时刻,我若是率先撤离。就是临阵脱逃,所有的将士飞机大炮又要轮番向这里轰炸都看着我们。我在这里坚守,就能够稳住将士们的心,你们赶快按照安排去战斗厮杀。”

危急时刻,贺人龙与左良玉也想不到那么多了,两人调转马头,分别朝着两个方向急驰而去,继续参与到厮杀之中。

军士的调集速度是很快的,孙传庭早就做出了安排,抽调陕西卫所军士,归于左良玉指挥,负责打败身后的流寇,杀出来一条血路。

李自成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率领的五千义军军士,就是一个目的,生擒或者是斩杀大明兵部尚书、五省总督孙传庭。

孙传庭的帅旗一直都在飘扬,这是官军的主心骨,一旦拿下了这面帅旗,官军就会彻底的崩溃,这场战斗厮杀也就结束了,以义军的大胜结束。

义军惨重的损失,让李自成都有些动容,包括刘宗敏在内的各级军官,没有一个人退缩,都是在拼命的厮杀,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局面,下面的义军军士才会奋不顾身。

义军表现出来的士气,让李自成动容,他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局面了,也许顾君恩说的是正确的,造反十多年了,总是要确立目标,这个目标,说到底就是推翻大明得知方惠上夜班王朝,建立起来一个全新的王朝,而他李自成就是这个王朝的皇帝。

李自成身边是五百亲兵,这五百人是义军之中最为精锐的,待遇也是最好的,平日里绝不会参与到战斗厮杀之中,”徐冰把观后镜翻下来时时刻刻跟随在他的身边,不过这一次的战斗,这五百人要上阵了,而且在生擒和斩杀孙传庭的战斗之中,这五百人是绝对的主力。

李自成举起了手中的宝剑,跃马开始了冲锋,不过他的身影很快被亲兵包围起来了。

孙传庭一直都在注意李自成的所有举动,看见李自成率领流寇冲锋的时候,他的脸色再次发白,身体微微颤抖了,既然李自成都率领流寇冲锋,那么战斗就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不知道前面的贺人龙是不是能够挡住。

不反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不脱空过这样的猜想,很快消失。

孙传庭很快发现,李自成率领的流寇,是朝着他这个方向重来的,冲锋的队伍之中,外围的流寇负责抵御四面八方的攻击,更多的流寇跟随李自成义无反顾的当晚朝前冲锋。

孙传庭身边的亲兵队长可人家不要他了也发现情况不对。

“大人,快撤退吧,流寇人太多了。。。”

孙传庭稍稍犹豫了一下,李自成亲自率领流寇进攻,而且目标就是他,如此的情况之下,他避开流寇的锋芒,暂时撤离,不失为明智之举。

不过这个时候,左良玉率领的军士,正在拼命厮杀,力图杀开一条血路,贺人龙率领的军士,顶着巨大的压力,为左良玉争取时间,自己这个时候要是撤离了,对于贺人龙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贺人龙和军士必定难以支持,且左良玉要是尚未杀开血路,那么自己就算是往后撤离,也无法突破流寇的包围。

孙传庭迅速下定了决心。

“本帅不能够撤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自成亲率流寇进攻了,你们手里的刀李永法平静地说道:“我准备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考试枪是吃素的吗。”

亲兵队长听着孙传庭的话语,看见孙传庭逐渐坚毅的表情,知道大帅却跑到这冈头坑底来索什么?”随后就把陈文英介绍周炳来教书短时间之内是不会撤离的,他拔出了腰间的钢刀,其余的亲兵也跟随拔出了腰间的钢刀。

前方厮杀的贺人龙,也发现了李自成率领流寇,朝着孙传庭所在的方向冲锋。

一声怒吼别整天流窜!我们点头称是之后,贺人龙命令身边的亲兵,率领军士前去驰援孙传庭,亲兵哀求说已经不能够抽调军士的时候,贺人“你还回家吗?”我问他龙对着亲兵举起了钢刀。

亲兵只好率领部分的军士,前去驰援孙传庭。

一场更加激烈的厮杀开始了。<离了煤矿br />
两边的亲兵都是最为精锐的军士,这样的厮杀可走得很慢不同于乱战,所不同的是流寇的人数众多,而官军的人数偏少。

激烈的厮杀刚刚开始一刻钟的时间,左良玉派来的传令兵就前来禀报,后面已经杀开一条血路,大军可以撤离了。

孙传庭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马上下达全军撤离的命令。

这个时候,两路大军的厮杀,已经集中到距离孙传庭不远的地方,黑压压的弓箭到处飞,刀剑撞击的声音和惨叫的声音掩盖了一切,地上到处都是流淌的血水,大雨让整个的战场变得污浊不堪,厮杀的双方军士,身上有血水,更多的是污泥。

亲兵护卫孙传庭开始撤离。

更多的军士跟随撤离。

不过这样的撤离可不简单,军士也不要想着轻轻松松就能够撤离,他们和流寇厮杀在一起,猛地脱离战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已经撤出几十米的孙传庭,扭头看见身后不断落马的军士,眼睛有些红了。

他扭住了马头,不由自主的拔出了腰间的钢刀。

杀得浑身是血的贺人龙,此刻来到了孙传庭的面前,他面目狰狞,大声怒吼,要求亲兵迅速护卫孙传庭撤离,军士损失如此之惨重,孙传庭不管做什么都是没有作用的,唯有早些撤离,一旦孙传庭早些撤离,他就可以带领诸多的军士放心撤出战斗了。

就在孙传庭再次转身撤离的时候,一排黑压压的弓箭射来。

贺人龙挥舞手中的长矛,挡住了不少的弓箭。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支弓箭射中了孙传庭的左胸。

孙传庭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贺人龙看着孙传庭,脸色变得煞白。

“快,快护卫大帅撤离。。。”

几十名亲兵一拥而上,挟裹着孙传庭,朝着后面迅速撤离,左良玉派遣来的军士,此刻也来接应孙传庭了。

孙传庭匍匐在马背上,没有多少的知觉。

贺人龙看着亲兵带着孙传庭撤离,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的狰狞,他扭头看着蜂拥而至的流寇,嘴里一声怒吼。

“我跟你们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