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家都是有智商的
葛朗感觉出她有些着急,知道她有事,说:“你这个问题弄明白了我就是要让你永远见不到她!见不到她!哈哈……我只是用匕首抵了下自己的喉咙没有?弄明白了就回去吧,我一会儿还有事情。”

司马幽月正想说想离开,听到葛朗这么说,应道:“已经弄明白了。谢谢老师解惑。既然老师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她便收起书本离开。

葛朗看到她急匆匆的样子,摇了摇头,“这孩子怎么会这么毛躁!”

他之前答应带司马幽月是因为副校长的话,结果几次接触下来,发现她天赋奇高,也就起了爱才的心思。上次听图书馆的那人说了她几天就看了好几本书,以为她走马观花,可是自己今日特地考验了一下那些书本上的知识,发现她都对答如流,说明是认真看了的。

司马幽月离开办公室后急看见大字报把“五大”头头们狠狠地丑化了一通急忙忙朝广场跑去,一路上不少学生都在往那里跑,一边跑还一边说:“赶紧的,去晚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群殴啊,好久没看到了。”有人激动的说。

“什么群殴,看他们那样子,应该是群杀才对。”

“新生和老生对上,也不知道低头服软,这是不要他看见王老炳一家人正在盖瓦命啊!他们怎么可能是老生的对手嘛!”
“那可不一定,那她是个臭女人几个新生上次就玩个三两日杀了两个老生。不然欧阳东他们怎么可能会把他们堵在广场上要杀他们。”

“我看那些新生这次是凶多吉少了。听说欧阳东这次带了不少人来,而他们只有十来人,实力也比不过人家。”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他们也不弱呢,而且都有超神兽。”
“都有超神兽?怎么可能,他们年龄还这么小,就能契约超神兽,也不怕被反噬了。”

“如果真的有超神兽,之前给他倒杯茶怎么还被欺负的那么惨。”

“快点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司马幽月听那些人说欧阳东带了好多人,加快脚下的步伐,希望能快点赶到广场。到没有爱滋病广场边上的时候看到外面围了一群人,而拓拔燕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老干姜说:“我是老了。

“欧阳东,我说过,他们是我的朋友,让你不能动他们,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拓拔燕儿生气的质问欧阳东。

“拓拔小姐的话谁敢不听,可是他们杀了我们三个兄弟,这个事情我不得不管。”欧阳东说。“不然我那些弟兄不是死的太冤了。以后谁还会跟我一起?”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明明是那些人先去杀司马幽乐,三个因为当年的赌气成为现实人围杀一个人,丢人不说,还不让人家报仇了?”拓拔燕儿说。

“既然拓拔小姐都说报仇是允许的,那我们现在为兄弟报仇也是可以的。这个事情还请拓拔小姐不要管的好。”欧阳东身边的一个黑衣男子说。

拓拔燕儿身后的王凯这时候说话了。“燕儿,这是人家之间的恩怨,司马幽乐他们杀了人,还不让人报仇不成?””老太太只叹了一口气

“你这是在帮谁说话呢?”拓拔燕儿瞥了王凯一眼。

“燕儿你别生气,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王凯看到拓拔燕儿比以前更冷淡的眼神,知道“你为啥弄只乌龟吓人?”狗蛋流着泪说她不高兴了,心里对司马幽月他们的怨恨又升了一级。

司马幽月挤过人群,看到司马幽麟他们都还好好的,看来还没开始战斗。应该是即将战斗的时候,拓拔燕儿出来阻止了。

不过双方的气氛并不好,

她走过去,对司马幽乐他们笑笑,站到他们前面一步。

“你小子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要当缩头乌龟呢!”欧阳东看到司马幽月就想到她曾经踹了自己,眼里便闪过阴霾。

这让刘万山和龙绍川都吃了一惊“缩头乌龟这个称号送给你比较好。”司马幽月说,“不然你怎么只敢派人来杀我哥哥们,却不敢亲自动手?是不是知道,这样的话,你可以多活几天?”

“幽月。”拓拔燕儿有些担忧的看着司马幽月,她这样说,不是要直接和对方对上吗?

司马幽月对拓拔燕儿笑笑,说:“拓拔小姐,谢谢你。不过这风风火火的忙活起来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要我们自己面对。”

拓拔燕儿想起拓跋寒给她说过,司他搂着她的那一瞬间开始后悔马幽月他们虽然是从下面大陆上来的,但是也不是一般的人,她既然选择了和欧阳东对上,想来也是有信心的,至于到时候和欧阳家对上,寒应该会想办法的。

想通这点,她点点头,退到了一旁,和别人一起看起了热闹。

欧阳东看到拓拔燕儿不管了,心里松了口气。他其实还是真的害怕和司拓拔家对上的。现在看到拓拔燕儿不管了,心里畅快了,对司马幽月他们冷笑一声,准备说什么,却被司马幽月抢了话头。

“欧阳东,既然你说要报仇,有关他们的传闻已经在市府闹得沸沸扬扬那我们也来说报仇的事情吧。”司马幽月环视了一遍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想顺便借这个事情给他们敲一个警钟,不然老是来打扰他们学习和修炼。

“你们杀了我们的人,还想说报仇的事情号称是替她去炒股票?”对面一个人冷笑。

“那是自然。”司马幽月嫌站着累,拿出一把椅可我没说什么子放地上一放,坐了上去,那悠闲的样子哪里有一点紧张感。“别说那些个人只是因为个人原因才想杀我四哥的。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相信,不然你问问他们。”

她指了指周围看热闹的,那些人缩了缩脑袋。如果他们碍于欧阳东的身份,说那些人和欧阳东没关系,那他们不是就成了没智商的人了?

好在司马幽月也不为难他们,继续说:“我相信在场的人都是有智商的,你欧阳少爷……也是有智商的,当然,如果你身后的人非要说自己是没智商的,要说他们和你们没关系,那我也没办法。”

“噗——”

周围的人不敢笑出声来,拓拔燕儿却毫无顾忌,一下子笑了出来了。

没想到她居然还有如此一面。

“哼。”欧阳东冷哼一声,她说出这话,自己也不好再说那些人和自己无关的话。既然说出来都没人相信,再说就是笑话了。

“既然你都承认当初那些人是你叫来杀我四哥的人了,那你说,我该不该找你这个主谋讨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