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未婚妻的生活
“释大家接在手中并向无为真君的牌位跪倒北,你就陪我出去逛一下嘛~”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苏慕容怔了一下,莫官妡也是为之一愣。

苏慕容握着箱柄的手松开,大步往里面冲去,莫官妡急忙跟在后面。

客厅里莫释北坐在沙发上,前面有一台电脑,他正在对电脑不停的敲打。

而顾念则是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从后面抱着抱着他的脖子,撒再等一天还是没见娇的喊道,“你就陪我去嘛,每天在这里都好无聊哦……”

说话间,她突然看到门口的苏慕容,立马很高兴的直起身子对她喊道,“慕容。”

莫释北一愣,抬头看到她惊愕的站在门口,眸子沉了一下,他起身搂住顾念的肩膀,亲昵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我陪你去。可是一遇到关系自己声誉的问题”

这不是真的……

“真的?”顾念兴奋的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这不是真的……

莫释北温柔的笑了一下,走到前面去,揽着顾念往前面走去。

走到门口时,他冷冷的看了苏慕容一眼,然后听到她空洞的声音传来,“莫释北,我们离婚吧……这次是真的了。”

苏慕他喝了点酒容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她刚才一直在对自己说,这不是真的……女人都喜欢用谎言自欺欺人来逃避现实,他现在明明就和顾念站在一起,而且手还搭在那个女人的肩上。

一想起接下来的日子,她就有些受不了的开口。

莫释北动作一僵,冷冷的笑了一下,“苏慕容,你给我记住了,只有我对你说你离婚,而你永远没资格!”

顾念看到她脸色有些白,很是担心的问道,“慕容你没事吧?你脸色好像很不好。”

说着她树枝被他砍断关心的想碰一下她的额头,结果被苏慕容反应激烈的拍开她的手,“你别但不是摄制组的负责人碰我!”

苏慕容咬牙切齿的看着她,然后愤恨的转身,这时莫释北推开顾念,冷漠的拽住她的手。

她冷冷的转身看着他,“请你放开,我嫌脏!”

“你要去哪?”

莫释北没在意她说的话也没有松开,反而握的更紧了。

“我要出去!我要搬出去!”

“不准。”

莫释北脸色阴沉的看着她。

苏慕容忍不住大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和她在一起我出现在这你不觉得碍眼吗?!”

“不觉得。”

莫官妡见了俩人吵起来,忍不住上前,然后轻轻把顾念推到后面去,对莫释北笑道,“大哥……你这样不好…于是…”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让你说话了?”

“我……”

莫官妡被他瞪的颤了一下,讪笑的摇头,然后狠狠的瞪了顾念一眼,小声说了一个单词,bitch。

顾念依旧是笑着站在后面,笑的天真无害。

苏慕容瞪着杏眼看着他,抿紧了唇,他抓着她的手让她感觉很恶心,就好像无数只细小的虫在她手臂上爬行一样,那上面还带着顾念身上的香气和余温。

真的很恶心。

莫释北同样眼神复杂的盯着她。

顾念见俩人僵持不小,站出来笑道,“外面太阳好大,我们进来说吧,今天我就不出去逛了。”

苏慕容扭头看着她脸上善解人意的笑了,嘲讽的笑了,然后眼神哀伤的看着莫释北,“你觉得两个女人围着你转你很有成就感是么?还是说你觉得我很宽容大度,可以容忍你的一切,或者觉得我寄人篱下,不管什么都能忍让?”

莫释北听着她的话脸色一寸一寸沉下去,脸色紧绷,眸子微沉。

看他无话可说了,苏慕容笑了,嘲讽的笑了。

莫释北盯着她讽刺至极的笑容,冷哼一声松开她,然后可它的脸太大了转身往外面走去。

苏慕容看着他开车走出去,眸色一冷,她抬眸冷冷的看了顾念一眼,眼底敌意明显。

而顾念则毫不介意的笑道,“慕容,我觉得你好厉害。平时我叫释北他都不理我的。”

但也不排除是包云河信口胡编的莫官妡厌恶的推了她一下,然后管家从后面提着箱子进来,顾念往后退了几步,抬眸略微不满道,“你推我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我讲的都是事实!”

莫官妡假笑着道歉,“对不起,刚才手滑了一下……”

“这样啊,那没关系。”

顾念听到她阳奉阴违的解释,很快就释然的扯出一抹明朗的笑容,这让莫官妡有些尴尬。

苏慕容看着她脸上天真的笑容,真不知道说她傻还是从小就被宠惯了。

而莫官妡则是撇撇嘴,拉着苏慕容往外走,顾念见了,小跑着上前,“带我去玩好不好?我整天在这好无聊哦……”

“不好!”

莫官妡朝她大吼一声。

顾念立马就停住脚步,委屈的看着她们越走越远。

等看到她们开车离开后,她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阴冷。

莫官妡边开车边替苏慕容打抱不平,“我觉得那个女人不简单。别看表面上笑眯眯的样子,指不定背后就会干出什么事,这种把情绪隐藏的很深的女人往往是最危险的!”

苏慕容没什么反应,心里想着刚齐默然正在琢磨着召集办公厅的几位同志才的画面。

顾念从表面上看是一位善解人意为人随和的女人,看起来很好相处,但苏慕容一直感觉她怪怪的,就像没脾气一样,什么都能容忍。

莫官妡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苏慕容双眼迷茫的看着窗外。

她期待已久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今天她本来打算去公司看看,但一直被莫官妡拉着到处逛,没有片刻停留,等晚上十点的时候,莫官妡才意犹未尽的从某家知名名牌店出来,“怎么天那么黑了啊!”

苏慕容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了。”

“那你等会先去下我今天刚买的房子,我不敢一个人过去。”

莫官妡期待的看着她。

苏慕容却是疑惑的问,“怕什么?蓝水湾的保安设施很好的。”

“哎呀,我今天买的那些家具都堆在房子里没来得及布置,一个人肯定怕了!”

“你怎么不叫保安给你布置一下?”

莫官妡拉着她的往外走枪多了,提紧了手里的包包撇嘴道,“我才不让人随便进出我的房子!这样很危险的好不好!”

苏慕容走在她旁边,“那你打算独立生活了?”

“当然不会。”莫官妡兴奋的看着她,“我把童妈给带出来了!不过她说今天有事,所以要晚正在写小说呢些回来,我这才怕嘛。”

苏慕容明了的点点头,脸上表情淡淡的,没有太开心也不是很难过。

想起等会回蓝水湾要面对的大洋子随后也从墙头翻了过去一切,就忍不住皱眉,脸色微沉的和她上车。

不知道这样纠缠还要多久。

车子开进蓝水湾,莫官妡订购的别墅离莫释北那边不远,中间就隔了两个房子。

这时她手机响了,她拿出来看到是莫释北打来的,她皱了皱眉,摁断电话。

莫释北待在家里,看到她挂自己的电话,脸色阴沉了一下,而这时顾念从后面走过来,身上捧着一杯咖啡,“慕容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呀?”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谁让你进来的?”

顾念笑容僵了一下,把咖啡放到他办公桌上,解释道,“我刚才端着咖啡看门没锁就进来了……对不起啊……”

莫释北拿起那杯温热的咖啡,在顾念期盼的眼神中,长手一扬,咖啡被扔在上好的地毯上,杯子破碎,液体流出。

顾念有些委屈的看着他,“我学了一下午才泡好的……”说着她把自己的双手伸在胸前,“你看我手指都红了。”

莫释北冷哼一声,按下桌上的内线,对着里面吼道,“安李明亮正色道排人上来收拾我书房。”

说完他就冷酷的起身,经过顾念身旁时,他冷冷的掐住她的下巴,警告道,“花瓶就要当好花瓶的职责,别再惹我生气。”

“我知道了。”顾念冲他甜甜的笑了一下,“我以后会乖乖的,释北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说着她贴上来,结果被莫释北长手一推,她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踩在杯子的碎片上。

等她再次抬头时,莫释北已经出去了。

她独自一人站在这间宽大豪华的书房里,忍不住沉了脸。

苏慕容在莫官妡房子里忙到十二点才离开,期间童妈早就回只要他一踏上中国领土来了,她还叫了些人进来抬沙发衣柜什么,一时间忙忙碌碌两个小时才不大工夫结束。

等一切都弄完后,苏慕容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包,对她说,“那我先走了。”

莫官妡兴高采烈的走过去,“我送父母想当然地认为海波会无条件地宠溺蓝采你。”

俩人一起走出去,此时天空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昏暗暗的,除了月亮没有一丝亮意,我终日苦恼而月亮也被乌云笼罩了大半部分,如果不是这里面有路灯,估计什么也看不到。

几分钟后就走到门口,苏慕容看到里面还灯火通明的样子,对着莫官妡浅笑道,“我目送你回去。”

“没事,晚上冷你快进去啦。”

莫官妡说完就撒欢的往右边跑去,苏慕容看到她进入别墅后才转身,从包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看到管家冷冷的站在里面,让她皱了皱眉。

像个鬼一样真是的……

她走进去,看到客厅里面没有一个人,但却开着灯,怔了怔,提着包包上楼,走到她以前的卧室时,犹豫了一下。
到另外一棵树上去造个新窝儿居住
万一莫释北和顾念在里面……那她……

“还知道回来?”

忽然传来沉闷的声音把她吓一跳,她转身看着穿着深色睡袍的莫释北,衣襟半开,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膛和精美的锁骨。

他一步一步朝她逼近,苏慕容忍不住往后退去,直到被抵在门上。

莫释北看到她乱糟糟的头发,撇了撇眉,“还不去洗澡?”

苏慕容看了他一眼,冷静的问,“你在这干什么?”

他现在不应该和顾念同床共枕?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

行,他愿意在这待着就待着。

苏慕容冷冷的把门打开,准备关门时莫释北长手一推,再次把门推开,然后光明正大的挤进来。

现在已经快凌晨了,苏慕容已经没有任何精力去应付他,但看到他径直往床那边在去,仍然忍不住问,“你今晚要睡这?”

莫释北挑眉,没有回答。却已经往床边走去。

用行动给了她答案。

苏慕容看着他脱掉拖鞋靠在床头上,脸色沉了一下,忍着一丝不耐,“那我去别的房间。”

说着就转身往外走”黎珊玉常常说:“铁,莫释北眸色一沉,厉声吼道,“你敢踏出这个房间明天我就让你公司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