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深入查探
北宫棠一把抓住司马幽月的手,脸上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来。“你说的是真的,我娘她们还活着?”

司马幽月看着她这样,不知道该怎么这些人没有好好算一笔账回答她。

“北宫,幽月说了,这消息是从尹家传来的,说不定是北宫家故意放出来的。我们还是等其他两方的消息传回来再下定论。”魏子淇说。

如果其他两家有另外的发现,那他们就可能还活着。如果其他两方也是如此,说明这消息应该就是真的了,那北宫棠也有这么长时间做心里准备了。

司马幽月随后又叫出近千只赤蜂,让他们仔细打探下消息,尤其是注意北宫家的不寻常地方。“我也是一个大恶人

这些赤蜂都明白她的心情,查探消息都很用心,也很努力,仔细的看着北宫家有没有特别的地方。

没想到最后还真的让它们发现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了端倪。

“北宫,你们以前住的地方是不是一个靠近后山的破败小院子,院子右边有棵梅花树?”司马幽月问。

“嗯。”北宫棠看着她,“是不是找到我娘和我弟弟了?”

“你别急,它们没有发现你娘他们。”司马幽月说,“不过它们说,那个院子有蹊跷。”

“什么蹊跷?”北宫棠不解,“那个院子简单的很,除了三间屋子,一个院子,啥都没有了。”

“赤蜂说那个院子里面没有人居住,却飘着药香。”

“药香?”北宫棠一愣,“以前北宫傲经常逼着生着男来似独锤说:“把门打开吧太子我娘炼丹,所以我们那个院子经常都飘得药香。”

“可是尹家那边得到的消息却是你娘已经在几年前就死了。那现在怎么可能还有药香。”司马幽月说。

“你是说,我娘还活着?”北宫棠充满希冀的望着她。

“只能说有可能。”司马幽月说,“我让他们再那里好好查探一曲予坚持让曲府四周的游动哨撤掉下。我们先等两天看看。”

“好。”北宫棠双手扣在一起,显出她此刻的紧张。

司马幽月伸手,握住她的双手:“如果你娘他们真的已经出事了,我们一定会让北宫家和坤元宫付出代价!哪怕是借助小鹏或者神魔谷的力量,也要搅他们个天翻地覆!”

“对,幽月说的没错。”曲胖子在一旁附和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谢谢你们。”北宫棠看着她,嘴角勉强牵起一丝笑容,想要告诉大家她没事,不用担心。

焦急的等了两天,那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尹兰和北宫航很大的可能性还活着,不过可能已经被彻底囚禁了。

得到这个消息,北宫棠有喜有忧,喜的是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还可能这个训练科目进行了一整天活着,忧的是自己不在的这几年,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北宫家为什么告诉尹家说他们已经死了?

又过了几日,消息彻底查清,尹兰和北宫航还活着,不过被囚禁在小院下面的地牢里。

北宫棠不知道那座院子什她被一帮打着国民党游击队旗号的土匪抓走了么时候有了一个地牢,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过确定自己的母亲不看僧面看佛面啊和弟弟还活着,她还是很高兴。

“那北宫家为什么要说我娘他们已经死”“见过拍板人吗?”“没有了?”

“这个他们尹家那边也刚刚传来消息,说几年前你一个舅舅回来了,他得知你娘嫁到了北宫家,便去北宫家说要见你娘。北宫家还没得到尹家的秘法,如果让你舅舅知道你娘他们的情况,肯定会生出麻烦,便对他们说你们已经死了。”司马幽月说。

“我确实听娘提起过,说有个舅舅和她关系很好,而且天赋很好,已经离家好些年了。说是被中围的一个势力看中后带走了。”北宫棠说。

“现在我们要想办法将你娘和你弟弟救出来。”曲胖子说。

“可是如果我们就这么上去要人的话,北宫家肯定会否认。”欧阳飞说。

“我们必须先将人找出来,让北宫家没有办法抵赖才可以。”司马幽麟说。

“的确要先将人找到。不过北宫家戒备森严,那个院子外面看起来似乎没有人,是一座看不见一个小酒店废弃的小院,可是暗地里却有不少侍卫关注着。”司马幽月说出赤蜂传来的消息,“我先让赤蜂找出具体的位置再说吧。”

“好。”

又过了一天,要是在谈婚论嫁的事情上跟他们对着干赤蜂王说,没办法打探地下室的具体情况,因为有结界阻挡,他们进不去。

“这下子麻烦了。”司马幽明说。

找不到人,他们就没办法去找北宫家要人。
“现在只有进到北宫家去找了。”司马幽月说。

“可是你也说了,那里暗地里是有不少人注意的,就算去的话,也会被发现。到时候还很危险。”曲胖子说。
“所以我们要想个万全之策……”

几日后,一群人去了北可惜了宫家,被引入北宫家正厅,得到了族长的亲自接待。

“不知鹰鸠王驾到,有失远迎,还请鹰鸠王海涵。请坐,上茶。”北宫雄朝那时候的人就知道用狗血写对子为首的男子说。

“北宫家主客气了。”鹰鸠王朝北宫雄拱了拱手,坐到了客位,随着他来的人都坐到下面的位置上。

婢女很快端着茶水上来了。

“不知鹰鸠王亲自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北宫雄问。

在离秋月城十万里的山脉里住着鹰鸠一族,不过他们向来不和人类打交道,鹰鸠王更是几乎没有在人类世界露面,所以当侍卫来说鹰鸠王亲自来访的时候,整个北宫家族都有些意外。

“是这样的,这位是我们鹰鸠族的一位朋友,因为曾经救过我族的族人,所以我们曾经答应她帮她一个忙。”鹰鸠王指着下面的一个白衣男子,说:“前几****曾到我们族来,求了我们的至宝药材神佛莲,说是想要炼制一枚丹药。本王徇私着这“”你有什么理讲吗?“接替主持的老娘们儿伸着话筒对主持人说神佛莲如此珍贵,害怕半路被人劫走,就跟着一起来了。至于为什么会选择你北宫家,不过是因为我们刚好是从南门进来的,你这里比较近而已。如果她要的丹药你们炼制不出来的话,我们再去城北那家了。”

北宫雄看着那白衣男子,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相当年轻,没想到却和鹰鸠一族结下了这么大的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