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莫老的心思
苏慕容得知自己感染了vaner病毒,要说没有改变那是假的,她的精神状态明显比之前还要糟糕。

于是为了便于更好的照顾她,莫释北直接以需要自己的老婆保胎为名,让她在所有人知情的情况下住进了港城的贵族私人医院。

“还真是娇气啊,是真的身体不行,还是故意躲避家庭会议啊。”在新的家庭会议上,苏慕容再次缺席,而莫释北却到了,何淑芳吊着嗓子再次开腔了。

她的话很不中听,任莫家每个人都听得出她在故意挑事儿,而莫老的脸色也是微阴着。

“何姨,怎么叫娇气,个人体质不同,保胎也是为了保他们母子平安,为莫家多添一丁,这也是爷爷的意思,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莫释北想到苏慕容那样辛苦的躺在医院里,面前的这个老女人还在这里讲风凉话,找不到自己的漏洞便借题发挥,心里很不爽,虽然说得随意,脸色却带着几分冷漠。

“释北,二房的也是关心她,你也不用介意。”莫老难得在家里我们局在开发区有个大楼建设项目人斗嘴时第一时间开口。

他环顾了一眼所有在场的人,每个人都呈现着不同的表情,看到他严肃的神情,立刻全部换为毕恭毕敬的姿态。

各种看好戏的心态也都收敛了起来。
无论如何,他虽然不待见苏慕容,她肚子里可是莫家的子嗣,身体这么不好需要住院养肥,他自然也会不由多分担心。

“是啊,爷说得对,何姨是一片好心,你这样误会可是让人伤心的。”何淑芳听到莫老发了话,就算想继续争执下去,为难对方,此时也只能作罢。

暗暗咬了咬有些过红的嘴唇,她脸上的笑让人看着有些渗人。

“爸,释北也是担心慕容的安危,听到二妹这样说,不由得话直了些。”云宜本来刚才就想插嘴反驳何淑云,没想到老爷子先开口了,她肯定还是要为自己的儿子辩招手和志坚走上大殿解。

“没想到……菊香一迭声地叹着气嗯,都是一家人,也不需要过多的解释。”莫老了然的点了点头,冲着她摆摆手,问过一些情况后又看向顾念:“小念,明天代表爷爷去医院看看她,看看有什么需要家里人做的。”

他这话一出,全家一片哗然。

老爷子还真是固执,竟然指名道姓让一个外人代表他,他可是莫家的顶梁柱,那不就说明顾念是以莫家人的身份去看苏慕容了?

这是铁了心要将顾念这莫家少***身份做实了,根本就将莫释北的意见抛之一边不理。

“嗯,爷爷放心。”顾念听到这话,心里别提多美了,立刻点头如捣蒜既然你戴诏安答应要给的答应着。

“爷,这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不合适吧。”云宜看到二房和三房的神情,声音虽恭敬,可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莫老是莫家的老大,平时没有一个人敢说个不字,可是现在苏慕容已经住院养胎了,他还让顾念去探望,究竟是安的什么心,照然若揭。

她不能允许自己亲定的儿媳有任何闪失,更不能让还未出生的孙子有什么意外,作为过来人,她懂得怀孕地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爱那个男人,是不会为他生孩子的,那么儿子和儿媳感情这么好,她可不想被顾念这个狐狸精给搅黄了。

“小念又不是外人,难道你要我一把年纪了亲自去医院探望不成?”莫老早已预料到会有反面的声音,面色笃定,说得铿锵有力,自然带着强大的气场。
<他无心打鱼br />“爸,您是误会了,慕容她自己身子不争气,自然应该由释北尽心照顾才是,根本没有理由要劳烦您去探望,不要太宠她,要是非要去,我去就行了。”

本来莫老听到她的话,眼眉稍竖了起来,表现出了不满,但再听她说的,也是有道理,自己本来不待见苏慕容,即便是派了顾念去,也是代表自己,确实显得自己主动示弱了,仔细想想就不再坚持。

“既然这样,那云宜你多费心些,毕竟那是咱们莫家的骨肉。”莫老转头眼中带笑的看向顾念:“小念,这次你也别去了。”
“嗯,爷爷说什么我听什么。”顾念心里已经开始核计如何去医院给苏慕容难堪,听到云宜的话,双眼紧紧盯着老爷子,以为他不会改变主意,没想到竟然变了,很是郁闷脸上依然是温顺听话的样子。

现在莫老是她成功留在莫家唯一的底气,如果把他得罪了,自己想接近莫释北,想成为莫家的大少奶奶,那就成了妄想了。

“哟,还是小念懂事,这话说得真会讨爸欢心。”何淑芳没有成功的得逞为难苏慕容,心里本就很不舒服,想在老爷子跟前挣点面子,乐呵呵的说道。

可因为她的不快严重影响了她的语气,怎么听这话都像是风凉话。

“何姨,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顾念虽然没有入云宜的法眼,可也看不上她,所以语气冷淡的回了一句,微头微微蹙了蹙。

“二房,没事儿多督促一下你屋里的孩子们,一个个都不小了,早些成婚生个孩子,给莫家开枝散叶才是正是,天天说些没用的做什么。”

莫老看到顾念脸上露出不满,轻咳一声,目光看向何淑心大仙真是个性时代的领头人哦里一气云。

“爸,我这是好话呀。”这拍马屁还拍错了?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莫老没想到她还感觉委屈,倒立起双眼,冷冷的斜向她。

“没错,莫权不争气,我一定多加督促。”何淑云听到老爷子的质问,立刻赔笑回一句她就开始后悔不敢作声。

莫权则是坐在一旁,感觉浑身不自在,坐着也中枪,好好的怎么自己成了焦点了。

他双眼平静的看了眼顾念,不理睬何淑云责怪的眼神。

自己说不过人家,矛头又转向自己的儿子,头发长见识短,要不是亲妈这两个字坐实了的,自己直接当她为路人,咬人也不看主人。

“你们一个个都老大不小的了,作为莫家人,做事说话都小心些,在家里被抓小辫子没事,出去要是被人看了笑话,别怪我对他不客气。”莫老再次不满的看了眼何淑云,这次也算是给她个马下威,省得整天挑事儿,反整个家弄得是鸡犬不宁。

作为一家之主,他可不允许有人捣毁了莫家的名声。

“释北,这些天你也别光顾着苏慕容而忽视了小念,有时间两个人多接触一下,对比之后你才会发现谁才是最好的。”

莫老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给莫释北洗脑的机会,他现在是铁了心要让顾念成为自己的大孙媳妇,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

“爷爷,慕容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为了我的孩子而受苦,这个时候说……”莫释北虽然冷漠,可还是孝顺得很,无法直接顶撞他,只是无奈的回道。

他不能将苏慕容真正的病因说出来,因为他很清楚说出来的后果,但是因为她的不被理解,莫名被这样排斥,他的心如刀绞。

“那个女人辛苦是辛苦,可等孩子生下来之后也是要龛外半垂着古旧的帐幔有妈带的,你不早些和小念确定下来,孩子难道要成了没妈的孩子吗?”

莫老的话让所有人倒吸一口气,这老爷子做事还真是够狠的,竟然连后面的事情都想好了。

顾念究竟是使用了什么伎俩,明明在刚得知苏慕容怀孕时,老爷子对她冷淡了,怎么近些天又开始老话重提,再次将她捧在了手心里。

当然,顾念,听这话可是心里美得很,有莫老在这里给自己撑腰,再加上自己的不放弃,和莫释北结婚是早晚的事情。

毕竟是明星,她的演戏功底也是很到位的,大家各怀鬼胎的时候,她却一脸的受宠若惊,没有说话,只是微垂下了头,现出了几分尴尬。

她的表现不由得让人产生错觉,在整个逼婚的过程中,她也是个被动者,只是在配合长辈们的心意罢了。

“我不同意。”莫释北一口气堵在胸口,闷喊一声,咬着嘴唇,最终还是没有将恼火发出来。
<她欺侮李世荣夫妇的软弱、胆小怕事br />莫杰森已经忍到了极限,尤其是他用眼角的余光刘成明的头上有重物击打的痕迹暼到了顾念的样子,更是心头作呕,嘴唇动了几下,却被坐在身旁的母亲罗亚儿示意制止。

家里错综复杂的关系,老爷子独大,这个时候出头只会成为枪口上的鸟,不但帮不到苏慕容,反而还会被其他人嘲笑。

走一步笑十步,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得罪老爷子。

更何况,苏氏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如果不是苏慕容硬撑着,早倒了,而顾家却不一样,风头正盛,相比起来,无疑会对莫氏的未来提供更多的帮助与支持。

生意场上就这样,见利忘义,哪边利益多就往哪边倒,婚姻很多时候也只是生意的一部分罢了。

老爷子的心思家里人都是心知肚明,如果不是莫释北结果一事无成坚持,估计顾念这莫家大少***身份早就坐实了,所以现在两个人因此起争执,自然是没有人敢吭声的。

就连云宜,作为莫释北和苏慕容婚姻最大的支持者,此时也只有沉默。

“爷爷,释北哥哥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他这样对苏慕容我感觉很好,这也是他吸引我的优点之一,别怪他。”顾念看到没有人您都不在敢说话,而莫释北又表现出有怒不敢言的样子,忙开口帮腔。

娇嗔的模样,一副讨好的嘴脸,活脱是在为自己的老公解释似的。

现在只有她敢出声,也只能是她出声老爷子才不会有异议,因为现在在老爷子的眼里,她可是最重要的人,自然不会挑她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