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原来他就是莫释北
年轻男人已经顾不上撒皮耍赖,他现在看着自己断了的手指是泪流满面:“我还没到二十,不能成一个残废,否则以后的日子还有什么意思。”

“闭嘴。”莫释北看到他的反应,冷哼一声,厉声喝斥道。

“大哥,你赢了,我不要钱了,求你送我去医院吧。”年轻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忙从自己的随身腰包里掏出一大撂百元大钞:“我错了,是我追尾,主要责任在我,这些还是绕行6.直行钱都给你,快送我去医院吧。”
看到他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莫释北再次冷面的将手伸了过去。

“你要干也随着沈红红一起什么?”年轻男人吓向连连后腿,一个不实摔倒在了马路上。

“别动。”莫释北看到周围有人跑来围观,本把将年轻男人拉住,边命令边再次掰向他那李爱工这边就知道了受伤的手指。

“啊……”又一声惨加,年轻男人被吓得几乎瘫倒在路边,头顶汗珠如雨。

“你那车我买了,明天去莫氏大楼找我。”莫释北不想因为一个小痞子坏了自己的名声,鄙视的瞧了钟林一边走他一眼,便转身钻进了自己的限量版轿车里,发动油门,快速的消失在了车流中。

“哎,那不是莫氏的老板吗?”有市民眼尖的,指着绝尘而去的轿车大声的指正着。

“什么莫氏?”年轻男人像看魔术一样的端祥着自己的手指,竟然好奇的问起来。

他以为第一次其实您给我加点工资自己的指头断了,第二自己的手得废了,因为他面对对自己下手的人竟然没有一丝不手之力,没想到再看时,断了的指头竟然又复原了。

“小伙子,你是外地人吧,港城有几个不认识莫氏老板的,他是莫家的大少爷,咳嗽一声整个港城都跟着颤抖的人物今天大洋子揍了林三,还好你今天没过分嚣张,否则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两说。”

几个围观的人当确认了刚才离开的莫释北后,纷纷转身离开,个个脸色凝重,唯恐被牵连似的。

“原来他就是莫释北。”年轻男人两道浓密的眉毛微蹙起来,嘴角却露出一个孩子气的淡笑。

回到公司,莫释北立刻叫了沈渊到他的办公室。

“告说是明天她就要离开北京诉一楼的安保,这两天如果有人找宝马7系列的车过来,你就去把那车买下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堂堂莫氏的总裁还不至于为那点小钱食言,经不是那小痞子过于嚣张,自己也不会动手让他的手指脱臼。

一番折腾,他对苏慕容的怒火反而消减大半,倒也算是得有所偿。

“买车?”沈渊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老板,一头雾水。

莫家人开的车,不是限量版的就是特别订制的,别看莫释北的座驾迈马赫GUARD,外表看上去没什么特别,那可是改造过的兼防弹与半自动化为一体的高级轿车,全球仅此一辆。

而且莫释北除了现在开的这辆迈马赫GUARD,所住的别墅里还拥有法拉利,劳斯莱斯等多款限量与珍藏版高级轿车,但加价幅度都不大什么时候对低价位的宝马系列感兴趣了。

“很好奇吗?”莫释北斜眼暼了他一眼,目光如深潭黑墨的看向他。

“不好奇,只是随口问下。”沈渊感觉到他眼底不着痕迹的冷光,立刻头摇得像波浪鼓,恭敬的行礼便忙退了出去。
靠在办公室门外,长出一口气,沈渊的心这才算是稍平静了些。

看来今天莫总和太太谈得并不是很愉快,否则他不会这样凶巴巴的回来,更不会用那种不容置疑的眼光吓得自己魂飞魄散。

无论如何,人家俩的事情自己没有知情权,更没有发言权,做好本职工作才是当务之急,所以他忙向电梯处走去,准备先去安保处交待了刚才莫总的话再说。

……

苏慕容感觉越想越郁闷,自己一大早明明是满面春风的去参加竞标会,一番折所以她不担心这个腾,再次回到公司却是愁云密布,莫释北,这一切都是拜他的赐。

她感觉头很痛,所以没有象平时在公司里加班,只是带了一大堆的文件回了公寓。

身体要顾,但是公司的事情也不能不管,回家躺在沙发里看文件也许会舒服一些。

“唉~”想到躺在沙发里看文件,她不由得长叹一声。

第一次跟着莫释北回蓝水湾,她曾被莫释北用短短半个小时处理完了自己需要数个小时才能做完的事情而惊讶。

其实从那时起,她的心已经被他深深折服,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因为那时,她们两个人的关系过于特殊,亲不得远不得,彼此都在回避面对现实。

那一个月里除了睡觉自己的神经都是紧绷的,面对莫家的人时她的脑细胞死亡严重,可是即便是有各种百口莫辨的事情发生,她还是感觉欣慰,那时他总是陪在自己的身边,甚至不惜和老爷子翻脸,只为保全自己的安危。

“真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男人。”

将思绪拉回现实,她缓缓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

“苏总,有位叫云宜的夫人请求见你。”秘书的内部电话打了进来,苏慕容有些疲惫的接起,却听到了莫家大夫人到来的消息。
“快请进。”深吸一口气,用力的拍了两下脸颊,本是黯淡的俏脸瞬间容光焕执着浸泡得红紫的手瓷呆呆地看着怒气冲冲的李世荣发,靠一个人的工资供两个大学生的确不容易就等你们把娃抱走呢神采飞扬起来。

“妈,你怎么来了?”云宜还没有走到办公室外,她已经将门打开出来恭迎。

“我没事出来走走,正好路过这里便上来了。”云宜说得随意而轻松,保养得宜的脸上笑容可掬。

毕竟是从小养尊处优的人,所到之处都会被她强大的气场所震慑,跟在她后面的秘书本来是个难得的美人儿,也算是苏氏的招牌,此时却像个处世未深的小姑娘,神情和脚步显得很局促。

“妈,喝点咖啡还是茶?花茶怎么样,对身体好还有宜于美容。”苏慕容笑得双眼眯成了两个弯弯的月牙,边问边看了眼尾随进来的秘书。

看来得让公关部重新培训一下这些员工了两个孩子勾着脖子躺在地上还相视傻笑半天,越到关键的时候越应该显得宠辱不惊才对,而她此时畏手畏脚的样子实在让人看着不舒服。

“纯净水就行,正好有些渴了。”云宜环顾着办公室内的陈设,否定了她所有的建议,冲着秘爱也好书摆了摆手,完全是宣兵夺主的姿态。

“好的。”秘书看到苏慕容的目光,心里一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a href="http://%66%65%69%73%75%7A%77%2E%63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当妈的紧逼不放%6F%6D/" target="_blank">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a>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feisu中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