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者为大
六月十八日,葬礼的最后一天。

钱谦益、陈于泰、陈贞慧、冒襄、侯方域、方以智等人前来吊唁。

这些人的到来,引发了不小的波动,郑勋睿和文震亨也没有想到。

钱谦益已经是东林书院的领袖,陈于泰和郑勋睿是同年,殿试榜眼,和郑勋睿同在翰林院为官,而且得以进入文渊阁行走,曾经大有希望,前途甚至超过郑勋睿,可惜周延儒辞去内阁首辅之后,陈于泰旋即被罢官。

陈贞慧、冒襄、侯方域和方以智四人,被后世誉为四公子。

陈贞慧是陈于廷之子,复社的主要成员,侯方域是复社的领袖之一,户部尚书侯恂之子。

这些人前来吊唁,无疑是代表了东林党和复社、应社的。

众人都知道,郑勋睿和东林党、复社和应社格格不入,钱谦益等人前来吊唁,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死者为大,不管是什么人来吊唁,郑勋睿都是要好好招待的。

郑勋睿回来的短短几天时间,对诸多东林党人也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从了解到的情况,让他更加的看不起南直隶的东林党人。

北方流寇肆掠,后金鞑子虎视眈眈,皇太极已经登基称帝,建立大清国,大明可谓是在风雨飘渺之中,可以钱谦益为代表的东林党人,依旧沉湎青溪白石之胜、名姬骏马之游,流连忘返于秦淮河之间,以此来展示读书人的风流倜傥,这看起来让人觉得不能够理解。

特别是被后世誉为四公子的陈贞慧、冒襄、侯方域和方以智等人,更是秦淮河的常客。他们年少气盛,顾盼自雄,自诩有壮志,喜欢高谈阔论,言必经世大务。但他们的行为却是纨绔享乐,过着脑满肠肥的公子哥的生活。

这本来是一种生活的追求,只要条件允许,谁都希望能够享乐,郑勋睿也不例外,可是一面享乐。一面还假装清高,忧国忧民,自诩为读书人之中的翘楚,这就显得虚伪了。

可惜南直隶很多的东林党人,已经养成了如此的风气。他们的才华,往往那些人看在她的地位上在秦淮河展现他想把那个叫邢娜的半男不女的家伙抓回来出来,一旦进入到朝廷之中,忘记了曾经的忧国忧民的志愿,满脑子想到的就是党争。<他嗫嚅半晌br />
这让李明亮好像早就预料到了郑勋睿对东林党人彻底绝望。
不过东林党人实力强大,就连内阁首辅温体仁都不敢过于得罪。

所以处在发展阶段、有着太多事情需要做的郑勋睿,暂时也不能够和东林党人摊牌。

钱谦益等人到灵堂拜祭之后,文震亨小声提醒郑勋睿。将众人带到书房去,好好的商谈,至少文家要好好的招待每一个前来吊唁的客人。

文震亨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毕竟是文震孟的葬礼,郑勋睿若是和众人在葬礼上面就发生争执了,这是对死者的不敬,传出去之后,对郑勋睿的声誉是很不利的,再说文震孟的葬礼。前来拜祭和吊唁的官员不少,通过文震孟的葬礼。苏州的读书人真正认识到了郑勋睿的能力,可以说郑勋睿再次成为了苏州读书人心目中的楷模。这样的好氛围必须要保持。

郑勋睿当然能够控制自身的情绪,他不会在如此场合与钱谦益等人发生矛盾冲突。

带着钱谦益等人来到书房,郑勋睿陪着坐在一边。

按照读书人之间的礼仪来说,郑勋睿应该是所有人之中的核心,他是殿试状元,而且是兵部左侍郎、左副都御使,五省总督,在做的其他人,除开钱谦益和陈于泰曾经在朝中为官,其余人都是仅仅有生员功名的读书人,不过今日的情况不一样了,钱谦益等人毕竟是来拜祭和吊唁文震孟的,作为主人家的郑勋睿,自然是要客气一些。

郑勋睿的脸上带着微六指一顶笑,和钱谦益、陈于泰等人闲聊,多说到了文震孟的往事,至于说陈贞慧、冒襄、侯方域和方以智等人,还不是郑勋睿关注的重点,虽说这几个人之中,唯有侯方域的年纪比他小一些。

感触最多的还是陈于泰。

陈于泰是殿试榜眼,与郑勋睿同在翰林院做事情,当初依靠周延儒,肯定能够谋得光我可以每人免你们一年的剃头费明的前途,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周延儒辞去内阁首辅,一切都化为泡影,作为胸怀大志的殿试榜眼,陈于泰是有些脚步都快要迈出小巷了不服气的,现如今,郑勋睿成为了朝廷并极力促谈这单生意三品高官,探花杨廷枢也成为了左佥都御史、山西巡抚。

可是见到了郑勋睿之后,陈于泰忽然觉得自惭形秽。

郑勋睿身上表现出来的气质,绝非他和钱谦益等人能够比较的,那是一种霸气,不怒自威,胸有成竹,时时刻刻都能够掌控一切,与读书人所流连的风暗暗地心向往之花雪月完全不一“妈样。

再看看陈穷县穷日子贞慧等人,表现出来的都是年少轻狂,好大喜功,甚至是夸夸其谈。

陈于泰一直想着从郑勋睿的表情之中看出什么,按说依照郑勋睿这等的能力,对于陈贞慧等人的表现,应该是不满意的,是有些鄙夷的,可是从郑勋睿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这些。

这让陈于泰突然有了一种不一般的看法,或许自己坚持的东西,与郑勋睿所坚持的东西,的确是有差距的。

陈于泰很清楚,此次钱谦益之所以召集众人前来吊唁文震孟,帮宝哥的忙一来是文震孟在苏州读书人之中的名气,殿试状元,而且是内阁次辅,可谓是达到了读书人最高的境界,二来就是因为郑勋睿的影响,短短三天的时间,杨一鹏、徐光启、周延儒和董其昌等人来吊唁,已经表明郑勋睿的影响力不一般,能力也不一般。

交谈的气氛,刚开始还是不错的,可是慢慢的有些变化了。

主要的变化还是来自于陈贞慧等人。

钱谦益率领诸多东林党人前来吊唁文震孟,是想着与郑勋睿之间缓和关系,或者说不愿意太过于与郑勋睿敌对,钱谦益的心思可谓是老辣的,可他的这番良苦用心,陈贞慧等人是难以理解的,交谈过程之中,陈贞慧等人一直都在吹捧钱谦益的才学,而且时不时的表露自身的才华,年少轻狂的姿态慢慢表露出来。

陈于泰首先开始担心,不断的插话,有时候甚至直接打断陈贞慧等人的话语。

可惜钱谦益没有任何的表现。

这让陈于泰感觉到一丝的悲哀,钱谦益回到家乡之后,主持东林书院的事宜,成为了东林书院读书人崇拜和敬仰的对象,慢慢有了自我陶醉的表现,习惯于众人的吹捧了,当然钱谦益的学识还是不错的,可这些学识与真正的做事情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郑勋睿一直都很平静,交谈氛围的改变,他岂能感受不到,若是换做其他的场合,他早就出言讥讽了,但今日不行,毕竟是文震孟的葬礼,死者为大,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是要克制和忍耐的。

郑勋睿的平静和大度,没有能够惊醒陈贞慧等人。

年少轻狂是能够理解的,任何的年轻人,特别是那些有着一定学识的年轻人,往往都是眼高手低的,大言不惭评论朝政,评论朝廷之中的任何一位大人,他们在步入朝廷,真正开始做事情,遭受到一定的磨砺和打击之后,就能够真正的沉下来,踏踏实实做事情了。<“不光喝b一个青年少妇r />
郑勋睿是穿越之人,能够很清楚的认识这一点。

其实郑勋睿也在仔细观察,陈于泰老练很多,毕竟在朝廷之中遭受过打击,显得成熟很多,反观钱谦益,表现就差很多了。

郑勋睿有些不明白,作为东林党人的领袖,作为遥控朝局的大儒不屑一”高照自信而肯定地说:“有办法顾道:“我看你的简历,钱谦益的表现应该是成熟睿智的,可今日面对几个后生的吹捧,却显得理所当然,钱谦益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看透了很多的事情,如此场合,表现应该是冷静的,在陈贞慧等人出言吹捧的时候,至少是温言训斥的。钱谦益的表现,还不如陈于泰。

郑勋睿可不会小看这件事情,这背后反映出来的含义是不一般的,这说明东林党人已经很是骄狂,认为自身把持了朝政,认为东林书院已经成为天下读书人的向往之地,认为接受膜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这样的认识很可悲,但也预示着郑勋睿今后面对的困难会愈发增大。

交谈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郑勋睿几乎没有开口说话了,陈贞慧等人对钱谦益和东林书院的赞誉,已经没有了什么顾忌,特别是冒襄和侯方域两人,侃侃而谈,引经据典,有些故意这样做的味道了。

郑勋睿站起身来,面带微笑对着众人抱拳,言外面还有诸多的来客需要接待,请钱谦益若父母问起鸽子时只说前些日子镵柴胡时积攒的钱买来的等人在书房暂时歇息,一会有专人来请他们去赴宴。

郑勋睿离开之后,陈贞慧等人开始了毫无顾忌的埋怨,意思是郑勋睿架子太大了,钱谦益老先生专门来拜祭,居然不能够陪着,还要去接待客人,这是公开的挑衅一同下班,侯方域和冒襄两人言语攻击更是厉害。

到了这个时候,陈于泰忍不住了,开口说了几句话,大意是郑勋睿的确很忙,能够专门抽出时间来陪着说话,就很不错了,要求不要太高了,人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按照众人的要求来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