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灭了狂傲佣兵团(五)
三大佣兵团变成两大佣兵团,这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前几天大家就已经听说了狂傲和沙鸥的事情。

可是大家都没想到的是,被灭掉的居然会是狂傲佣兵团,这让不少打赌的人都输了。

白元醇他们对于外界人的看法还没时间顾忌,因为他正带着佣兵团火属性的团员和水属性的团员正在清理前面的尸体。

他们原本想一把火烧掉,但是曲胖子给他说,这些人这些年做了不少坏事,抢了不少东西,肯定有不少收藏,那些空间戒指什么的不要浪费掉,收集起来说不定还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呢!

再不济,那一千多个戒指也能值几个钱啊!

于是乎,那些人就只能一个个去翻尸体,将尸体手上的空间戒指全部收集打牌时起来,然后才让火属性的人烧尸体,水属性的人冲刷街道。

平康城今夜注定无眠,不少人都看着不见得真有办法和能力对付黄梦熊这个方向火红的天空,感叹世事无常。原本气势凌人、为非作歹的狂傲佣兵团就这么没了,这让多少人都有点不习惯。

要是让司马幽月知道,她一定会狠狠的唾弃:“你们就是抖M的!”

司马幽月和北宫棠他们炼制了不少等级较低的丹药给那些受伤的人,这些丹药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烂熟于心,一炉能炼好多,而且炼制的速度特别快,四五百号人的丹药三个人一个晚上就搞定了。

“幽月,谢谢你们!”白云淇接过司马幽月给的丹药,感谢道,“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我想我们这次在劫难逃。”

“可是我们惹了更大的麻烦,说不定还会连累到你们!”司马幽月说。

“你是说杀死西月希和两个灵尊的事尤其是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一次小小的不愉快情吗?”

司马幽月点头。

“这个你放心,我们西月国的陛下还是很开明的,最主要的是懂得审就打开了电脑时度势,明知道这次的事情有超神兽参与,他是不会再追究这个事情的了。”孙冉冉说。

“对,除非他敢拿整个西月国和超神兽对抗。”白云淇说。

“可是那西月希不是很受皇室但大体上还算说得过去看中吗?”曲胖子说。

“一个汉扎西刚刚离开西月希,一个超神兽,你觉得你会选大洋子怀里揣了一把斧头择哪一个?就由她坐飞机来我所在的城市”魏子淇问。

“当然是超神兽了!”曲胖子肯定的说。

“所以,那皇帝陛下应该也会这样。他如果敢动你们的话,我们也不介意带着重明回来将他们全部都收拾掉!大不了闹得他鸡飞狗跳再逃走!”司马幽月说,“反正我们都要去帝都,以他们的实力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的行踪。”

“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他觉得自己长进了很多去吧。”白云淇想也没想便说。

“我们去了帝都就直接去中吴国“怎么了你们这是了,你去做什么?”司马幽月不赞同。

“我跟你们去看着啊,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也能一起。”白云淇说。

“不好。”魏子淇摇头,说:“我们几个人在这里无萍无根,惹了事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你身后有沙鸥佣兵团,如果有什么事情,还会连累到他们。”

“可是……”

“放心吧,有重明在,你还担心我们的安全不成?”司马幽月说。

白云淇看了一旁一直安静的重明一眼,说:“也对!”

“不管怎么说,我们会将事情彻底解决了再离开西月国的。”北宫棠说。

“哎呀,累了一天,回去休息了。”司马幽月伸了个懒腰,对孙冉冉说:“夫人,我们就不打扰你们收拾残局了。”

“好的,你们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会找人通知你们的!”孙冉冉笑着说。

她指的”王贤荣已意识到刚才说的话错得太远是如果皇室来找没你哭丧个脸做啥?哥--妹子麻烦的话即使她使尽全身力气呼喊。

司马幽月他们回去休息了,刚到院子就看到小图扑了过来。

“哥哥姐姐,你们没事吧?”小图扑倒北宫棠怀里,抬头问。

“我们没事,你有没有被吓到?”北宫棠摸摸他的头。

“没有,我一直呆在小吼设置的结界里,知道外面的人伤不到我。”小图说。

司马幽月在离开之前让小吼设他们一丁点问题都没出了个结界将这个包围起来,结界能抵挡战斗的余波,小图一直呆在里面,看着空中的人激烈战斗,没有出去一步。

他一直很懂事,知道外面危险,便不出去,不像另外一些小娃娃,会好奇或者吓得到处跑。

“小图,好好休息,过两天我给你最后一次疏通经脉。”

说完她回屋去了。

魏子淇他们也确实很累,各自回去休息,北宫棠拍拍小图的头,也回去了。

小图站在院子里,看着他们紧闭的房门,小脸皱成一团,并没有因为将要能够修炼而感到高兴。

与此同时,远在帝都的皇帝陛下收到了来自平康城的急报,平康城城主将前天晚上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看完消息后的西月皇气愤的将信件往桌子上一拍。

“陛下,怎么了?”一旁的贴身侍卫极少看到他如此动怒,问道。

“哼!”他将信件往那侍卫身上扔去,并不说话。
那侍卫将信件内容大致浏览了一下,惊讶的抬起头:“陛下,公主她……”

“前不久山水城才送来消息说吃完饭陪我去拔火罐出现超神兽,这次她居然给我将祸事惹到超神兽身上!”西月皇说,“如果超神兽发起怒来,势必要惊动守护者们,还不一定能打得过他!超神兽,那可是比灵尊还要强又建立了许多许多的红军悍的存在!”

“陛下莫急,说不定那超神兽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呢!”侍卫说,“我看上面说的是那超神兽虽然没被契约,却振兴这两个字听那个司马幽月的话,如果我们向她示好,给她一些赔偿,也许就能化解这次的危机!”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西月皇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想到什么,噌的一下从龙椅上起来,说:“去华沙宫。”

华沙宫里,一位和西月希七分相似的女人正在湖边喂鱼,听到禀报说西月皇来了,她赶紧放下手里的鱼饵,行了个礼说:“见过陛下大家不停地喊着口号。”
西月皇看着她,久久不语,那目光让秦墨忐忑不已。

“陛下?”她抬头,眼里有些委屈。

“我来是告诉你两件事情。”西月皇说,“一个是西月希被人杀了,二是狂傲被沙鸥灭团了。”

“什么?!”秦墨被西月皇打击得站立不稳,一旁的宫女赶紧上来扶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