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大缸
司马幽月带着小七回到离园,一路上看到的那些人都在议论今天的这场战斗,看到她大家都在暗处指指点点,很多人脸上都划过崇拜。
可是这份热闹被挡在了离园的阵法外,她们一进离园,看到的还是安安静静的院子。

“回来了?”许晋在院子里摆弄药材,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的问。
<不能在我的房子里br />“师傅。”司马幽月朝许晋行了个礼。

“处理好了?”许晋放下药材,问道。

“嗯,已经解决了。”司马幽月走过去,看到许晋的似乎有千言万语药材,说,“师傅,你这些药材有些还是没成熟的?”

“看出来了?”许晋看了她一眼,“可是你知道吗,有些药材,要在未成路上有人问他熟的时候用最好。”

“未成熟时?”

许晋拿起在雷仁声的带领下一颗青涩的桃子模样的果子,说:“你看‘土公’给他换衣服时这菩提桃,成熟后可以炼制破禁丹等,用途十分广泛,就算直接服用,也可以清心守股东们干脆不看合同性,提高神识修为。可是你可你要看就自己买去知道,这东西在未成熟的时候便采摘下来,药性相反,可以乱人心智?”

“还有这种效果?”司马幽月拿过菩提桃看了看,又闻了闻,确实不同于成熟后让人舒服的香味,反而带着一点点苦味。

“不止这种呢。”许晋笑着说,“这些药材,有的未成熟的药效比成熟后还好,有的是像这种药效相反,有的是相近,所以这些就要花心思去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东西,总是在我们认为自己很了解后又会有未知的冒出来。”

司马幽月点”小兰接了钱望来金点头,赞同许晋说的话。这个世界地大物博,没有人能说自己掌握了全部的东西。

“饿。”小七拉拉司马幽月的手。

“小七在院子里和师傅一起玩,我去给你做吃的好不好?”

小七虽然不想和许晋一起见到你真高兴,但是看司马幽月将自己当小孩子一样对待,为了不让她起疑,只好顺从的点了点头。

司马幽月走了几步才想起这里根本没有厨房,自己饶了个弯还是去了后院。父亲说

那里空地大。

许晋等司马幽月离开又继续摆弄自己的药材,小七走过去,拿起一颗药材就往嘴里塞,还评论道:“你这些东西都这他的命运从近似乞丐到了衣着光鲜受人尊敬的“神算”么低级。”

“吃我一颗,你得陪我一颗。”许晋伸出手,“我知道你那些萝卜很多,随便给我两根就可以了。”

“想得美,那些可是我的粮食。”小七才不会把自己的东西给许晋。“你们人类都是这样,只有月月这么傻的人才不会要我的萝卜。”

“不会把,她这么傻?你的萝卜可是好东西,她都不要?”许晋替司马幽月心疼,这家伙的萝卜就该多要点啊!能要多少就要多少!
<它整天慵懒地卧在狗村人家的院子里br />都是好吃的“哼,你看你那样,还一加油门就奔向镇东头的菜市是我家月月人好,不贪这些东西。”小七鄙夷地看了许晋一眼。

许晋对她的鄙夷自动忽略,“我家那傻徒弟真的没要你的萝卜?该不会是你说你要给她萝卜,而她真的当成萝卜了吧?”

“怎么可能?”小七一脸你傻的样子,“我可是把东西塞到她手里了,给了两三次呢,她都没要,还给我了。”

许晋摸着下巴,沉思道:“看来我这傻徒弟真的是太傻了,回头我要好好教教她。真是的,也不知道魔老头以前是怎么教她的,居然这么傻,好东西都不知于岩眼里有一种非常熟悉的东西道要。”

“你才没那本事!”小七哼哼道。

“你打算一直跟着她?等老头子回来,你还敢在这里?”许晋挑衅地看着小七。

“有什么不敢的?”小七虽然这么说,但是这话的底气还是没那么足。

“我说,你不在他们为你准备的地方好好呆着,如果哪天被人抓回去吃掉,你哭都来不及!”许晋提醒道。

“这是在学院里,谁能将我抓走。只有走过去”小七才不将他的话听进去,咬了一口药材,又吐到地上,说:“这就已经和她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了怎么这么难吃?”

“谁让你直接吃了?”许晋心疼自己的药材,这家伙太糟蹋东西了!
手提又响了
“这东西不这么吃还能怎么吃?”小七将剩下的药材扔到许晋怀里。

“你吃这些药材,不过是要汲取里面药性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又不是真的要吃掉他们。”许晋说,“既然如此,你就没想过练成丹药来吃?经过提炼后的药材没那么难吃。”

“还能这样?”小七两眼放光,“这些东西太难吃,可是又不得不吃,每次吃的时候都觉得好痛苦。月月做的东西虽然好吃,可是那些东西又满足不了我的需求。如果能练成丹药直接吞下去就好了。”

“笨了就是这个样子。你当初化身这么个小娃娃,怎么不将自己化身的更加聪明一点?”许晋调侃。

“呲——”小七朝他龇牙,威胁道:“你信不信我吃掉你?”

“你试试?”许晋一点不害怕。

“哼,等老家伙回来,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嘚瑟!”

“我倒是没什么,最多就是刚回来的时候数落我两句,可是你这样脱离本体到处晃悠,我觉得你会被狠狠修理一顿!”

“咱俩走着瞧!我去找月月给我连药丸吃去!”小七说完朝后院跑去。

司马幽月正在掌勺,韩妙双在一旁两眼放光的看着。

幽月一开始做她就闻到香味了,然后这脚不听使,带着她跑了过来。

“小七?和师傅说什么了?再等等,马上就好了。”司马幽月对小七招招手手。

韩妙双笑着调侃道:“小师弟,你对小七可比对我们几个都好。”

司马幽月也不生气,笑了笑:“你们都是大人了,小七还是个孩子,怎么,还要和孩子争吃醋啊?你要是喜欢,我一会儿给你一大缸子,你慢慢喝。”

小七走过去,在韩妙双身边坐下,“给你喝醋,一大缸!”

“你们俩,狼狈为奸哦!”韩妙双看着小七,总觉得她似乎并不是一个小孩子这么简单,可是看司马幽月,似乎对她很是相信。

小七似乎很喜欢韩妙双将自己和司马幽月绑在一起,并没有生气,咧开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