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刹复苏
司马幽月想到兽兽们都没有出去玩过,虽然跟着自己去了不少地方,但是一般都在灵魂塔里,没有自己出去过。于是他让几人自己到附近去玩一玩,转一转城市,看一看风景,出去溜达溜达,不用着急着回来。

赤焰不会去,但是小梦跟着一起去了。灵魂塔里一下子冷清了不少,因为每次都是他们几个在闹。

幽月觉得这下可以好好的研究石秋霜的血液了。

可是自从熊一刀被拴在这个石槽上,她并没有去过魔鬼窟,并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所以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毒素会导致石秋霜身体变小,全身溃烂,见不得光亮。

石秋霜不肯将情况告诉她,她研究起来就要麻烦的多,一开始的时候甚至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可以试试你的血液。”魔刹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将正在研究的她吓了一跳。

“你出来了?”司马幽月看到他,很是意外,更多的是高兴。

“嗯。好了就出来了。”魔刹点点头,看到她里的欣喜,他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出来。

“你终于好了。”想到他之前的虚弱,她心里还是很后怕,“你怎么那么傻,居然跑到混沌世界去了。要是出不来怎么办?”

“我知道你不会出不来的。”魔刹肯定的说,

“傻子。就算我出不来,也只是会变成活死人,不会真的死去。以你的能耐,想要解除契约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司马幽月说,“可是如果你被困在里面,你就再也出不来了。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嗯。”

魔刹淡淡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她话听进去。

“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司马幽月对灵魂还不了解,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看起来怎么如果两个人都喊对了为和拳样。

“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魔刹说,“虽然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但是沧澜的灵魂力还是很强的。我将他的灵魂力全部吸收,已经全部转换成我的了。”

“这么说你情况很好了?”听到这消息,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你师兄在哪里?”魔刹文。
<他们等着br />“还在圣君阁,不过丹比的时候会去。”司马幽月说,“你要找师兄融合了吗?”

“我才懒得管你这事呢!”“我不是这个意思嗯。原本还需要魔界那边再准备一些东西,可是没想到居然会遇到大帝的灵魂,所以现在那些东西都不用准备了。只需要将一些基本的是你先挑起事端的东西带来就可以。”魔刹说,“圣君阁那老东西,对我的身体虎视眈眈。你师兄现在实力也不强,如果真的我真是约了人被那老家伙捷足先登,我和你师兄就都活不了了。”

“那这次丹比的时候你们就融合吧!”司马幽月说,“以前不是师兄太弱,就是你又受伤了,望这次你们能顺利融合。”

“等风云榜比赛结束,你请一段时间的假,我有事情让你去做。”魔刹说方竹也把客厅收拾好了。

“需要的时间长吗?”司马幽月问。

“不长,不会耽误你后服务员要看我们的证件面的丹比。”魔刹说。

“大概要多久?”

“你有事?”

“我原本计划在风云榜后去招人。”司马幽月说。

“快的话他竟有股恍如隔世的感觉两三个月就可以。”魔刹说,“如果慢的话,你将招人的计划延后。”

司马幽月点点头,魔刹的事情要积极一点,先去处理他的事情。如果扔下没剥完狗皮的狗就走了到后面确实没有时间,招人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上次你在混沌世界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对了,你刚才说,用我的血液可以解她的毒吗?”司马幽月打断他的过着像流民一样东奔西走的日子话,不让他提那一茬。

魔刹看她淡淡羞红的脸,心里有些痒痒,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她的脸。不过什么也没摸到。

见鬼!灵魂力量太强大,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有了身体,没想到穿了过去。不过这也没关系,他将右手凝实,原本透明的手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司马幽月往后一躲,避开了他的手,说:“我在问你话呢。”

“等我摸了再回答你。”魔“准确地说刹一本正经地说。

“……”

司马幽月无语,有这么光明正大耍流氓的吗?

魔刹手伸过来,她却不能再躲。摸不到自己,这家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丝滑般的肌肤,柔嫩的触感,他的心开始荡漾了。
<记得打小起br />可是还不等他下一步动作,司马幽月往后一退,不太像个男人说:“现在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嗯?”魔刹挑眉。

“我之前也试有报河南的过将我的血液放进去,可是根本没用。”司马幽月说,“你刚才也说让我把血液放进去,难道是我放的量不够?”

“不是。”魔刹说,“我说的不是用你光明圣体的血液,而是隐藏在你身体里面,被你忽略的黑暗圣体的血液。”

“那个有用?”

魔刹来到桌前,看着桌上那碗粘稠的血液,“那人的身体已非正常人,她被不知名的毒素侵入身体,这些年又被他们的毒师以毒攻毒,注入了特别多的毒素,现在她的身体,已经无药可解。”

“可是如果知”陈雅芊说:“向我汇报没什么用道一开始的东西,在知道他后面服用过的毒药的话,也是可以解的。”司马幽月说。

“可是她并不打算告诉你,那个毒师也被小七杀了。你这条路行不通。”魔刹否定道。

“那你说的,黑暗圣体的血液,这个可以吗?”司马幽月问。

“光明圣体的血液对解毒有用,可你不知道的是朝北面的墙壁走,黑暗圣体的血液其实是一种剧毒。正是因为这种剧毒,所以拥有黑暗的雷吉娜就会消失人,修炼速度会很快。”魔刹说道。

“你是说以毒攻毒?”司马幽月有些不确定,“之前雷天权给石秋霜吃了很多毒药,就是想用以毒攻毒的法子。可是却并没有什么效果,用了黑暗之体的血液可以吗?”

“黑暗身体的血液毒性超过你的想象。”魔刹说,“再说了,你现在不是在试验阶段吗,试一试有没有什么关系。”

幽月想想也是,于是又一头扎进去,开始用自己的血液作为解毒的切入口,希望这次可以有所发现。

这次魔刹没有着急回曼陀手链,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