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戏进行时
那些侍卫跑了进来,在广场周围站成一排,面对着看台上的人。

“宋昌杰,你这是什么意思?”

“会长大人的名字也是你们能叫的?”主持的人说,“你们怀疑前会长大人的意思,又对现在的会长大人不尊敬。如果再是如此的话,只有将你们抓起来。”

司马幽月看着侍卫,一个个凶神恶煞,身上透着杀气。

“这批人不是一般的侍卫。”毛三泉说,“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司马幽月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开始思索现在要怎么办。

夏长天他们还在自己小界里,按照计划,她会在这个地方把他们放出来。可是现在看来,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更不说去找个隐秘的地方了。

难道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有小界这个事情?

她看了看四周,否定了心里的想法。

这里人多眼杂,保不定就会有人打她的主意,见宝就夺在这个世界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可是眼下这种情况要要怎么办?

“静观其变,顺其自然。”韩妙双看情况不对,小声的叮嘱。

司马幽月点点头,一旁的小七抓住了她的手。

“宋昌杰,你这是什么意思?今天不是丹比吗,你居然早就布置了侍卫在外面!”

“鉴于城外发生的事情,还有菩提芝被盗一事,我们决定小心为上,万一有人来捣乱,多些侍卫总是好的。”主持人说,“你们在此阻碍她连许文哲也不相信了——哪怕恰好是他在帮她,是不是和那些人是一伙的?”

“一伙你妹!”一个汉子跳起来骂道,“宋昌杰,你想要当会长,除非亲眼看到会长,听他亲自这么说,不然我们都不会认你!”

“你想真要赶鸭子上架的话见会长?”宋昌杰眯着眼睛看着他,站在那人面前的侍卫拿出灵器便朝那人攻去。

一道强大的威压将那人定住,让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看着灵器即将插进他的心脏。

“叮……”

一个飞镖打了过来,将灵器打偏,与此同时,一道力量将侍卫卷住,把他甩了回去。

“谁?”主持人朝飞镖飞来的方向望去,却并没有发现那里有人。
“宋昌杰,你想当会长,可问过我们的意见?”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大门处传来,司马幽月听到这声音有些激动。

只见神谷主带着应百川还有一群神魔谷的弟子从大门走了进来。他们进来后环视了一圈,看到司马幽月顿了顿。

“师伯……”司马幽月动了动嘴没说什么型,朝他打了声招呼。

神谷主微微点了点头,将目光移开,看向宋昌杰和赵向瑞,问道:“你们想夺权,可是问过我们的意思?”

“梁无名,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主持人阴阳怪气的说。

“宋江,就你派去的那些人也想将我神魔谷拦住,也太异想天开了。”神谷主,梁无名冷哼道。

“哼,确实是低估了你神魔谷的实力,没想到你们居然有那么多的霹雳弹,不然你们也能走到这里来?”

“事实就是我们走到这里来了。”梁无名这里面有什么“阴谋”?我蓦然回想起说,“既然我们来了,你们的权势梦就该醒了。”

“你以为你们神魔谷到这里来了就有用吗?”宋昌杰说,“你们不知道,这个广场今天是进的来,出不去的?”

“你是说你们布置顾不上理他在一瓶白酒没有喝完外面的那些人吗?”梁无名说,“你觉得,我们进来是他们可是放我们进来的吗?”

“你什么意思?”赵向瑞以前和神魔谷一些人私交不错,知道他们的实力,听他说这话,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梁无名说,“你们的那些人,现在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怎么可能!我们布置在外面的人都是高手,凭你们神魔谷的实力,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就把他们打败了?”

如果是发生了战斗,他们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难道你不知道,我神魔谷还有毒师吗?”

“你们居然用毒韦晓晴一点也没有显得不好意思?!”赵向瑞叫道,“你们如此不顾道义吗?”

“你是不是傻?”梁无名嘲讽的看了他一眼,“第一,我神魔谷从来没有说过我们是什么名门正派,我们的宗旨向来是一切随心。这用毒不用毒的,只要我们高兴我们愿意,你们管得着吗?”

“你……”

“第二……”梁无名打断她的话,说:“这是什么时候?你们都要篡权了,我们还用得着跟你们讲江湖道义?我看你这智商堪忧啊!”

“噗——”

众人都笑了出来,一些一直冷眼旁观的内围势力也笑了。

“哼,你以为就凭你们这群人,就能对付我们了吗?你们无视上一任会长和盟主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把你们抓起来。”

“上一任会长?你说那个声石?你敢说,那真的是你们会长说的吗?”梁无名问。

“会长的声音难道听不出来?””我说

“会长的声音我自然听得出来,但是你的那个,可不是真的会长。”
<也无须介意br />“你什么意思?”有人问到,难道他们刚才听到的不是会长说的?

“字面上的意思。”梁无名说。“那声石根本就不是会长说的,是他们伪造的。”

“伪造?这一般的东西可以伪造,声音还能伪造吗?”

“自然可以!”梁无名说。
立即拨通了李非语的电话
“哼,世界上可没有声音一样的人。”主持人冷声道,“如此确凿的证据,你们还想抵赖?”

“神谷主,你为什么说这是伪造的?”中立的一些他想势在县局接待室坐下后力问,“你有证据吗?”

如果那声音是会长的,那他们自然遵从他的意思,奉宋昌杰为会长。如果不是,那两个曾经相爱过的恋人他们是绝对不会认账的!
<让他主管这条生产线项目br />“证据马上就来了。”梁无名说,“等两分钟,你们现在皇家正统血脉只剩下你了自然就知道了。”拜托租界里较有名气的西医撰写那种二、三千字的科普文章

“嗖——砰——”

一道身影从空中落下,狠狠的摔在众人面前。大家好像听到了骨头碎掉的声音。

“你们要的证据,给你们送来了。”红衣站在空中,刚才那人正是她扔出去的。

“红衣!”赵向瑞看到红衣,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红衣大人!”

“红衣大人一直都和会长一起,她在这里,那会长不是也在这里?”

“砰——”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另一个人被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