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是坑也要跳
第一批十万石漕粮开始运输的时候,皇上和内阁已经得到了消息。

王承恩的提议起到了作用,漕粮对于北直隶来说是救命的粮食,谁知道将来会怎就算有人发现么样经过后金鞑子的劫掠,北直隶已经成为一片荒野,这个时候若是没有粮食的支撑,军队没有士气,恐怕李自成率领的流寇,能够一路直接打到京师的。

皇上不是傻子,内阁的钱士升和杨嗣昌等人更是不笨,郑勋睿之所以愿意给北直隶运送漕粮,其用意的险恶的,那就是期盼着朝廷大军能够抵御李自成的进攻,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希望朝廷与李自成相互厮杀,到时候两败俱伤了,郑勋睿能够得到现成的好处。

可到了这个时候,皇上与内阁好像她就默默地跟着我去玩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皇太极和李自成都是劲敌,而且两人都给皇上写来了信函,皇太极的意思是辽东彻底稳定下来,大清国与大明朝廷相安无事,李自成写来了文书,表示只要被敕封为大顺王,就愿意归顺朝廷,皇上和朝廷若是答应了皇太极和李自成的要求,恐怕会死得更快。忘了自己要继续吃饭

李自成占据了河南与山西绝大部分的地方,控制的地盘甚至超过了北直隶,皇太极控制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可最大的威胁还是郑勋睿,其控制的地方占据了大明大半的国土,他们都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可从实际情况来说,李自成的战斗力还是最弱的,朝廷就算是要动手,也要首先对付李自成,打败和剿灭了李自成,收复了河南与山西等地,朝廷才算是有逐渐崛起的资本。否则守着破残的北直隶,唯有等死一条路。

已经到了如此紧要的关头,趁着漕粮运送来的时机。调集大军打败李自成,才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也是大明朝廷继续维系的唯一办法。

明知道前面是一个大坑,也要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皇上和朝廷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局面。
四月底,“喂第一批漕粮运抵京城。

五万石的漕粮运送到山海关,其余五万石的漕粮留在了京城,供应朝廷大军,至于说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老百姓,根本看不见粮食。

银子也肯定是要支付的,这是郑勋睿的要求。朝廷如今被郑勋睿卡住了脖子,没有任何反抗的办法,用杨嗣昌的话来说,而且沉着如今是韬光养晦的时刻。

掌控军权的杨嗣昌,多次觐见皇上,提出了攻打李自成的部署和建议。

杨嗣昌的道理也很明白,大明朝廷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必须要出兵围剿流寇,哪怕是面临巨大的危险也要如此做,辽东的后金鞑子实力强悍。绝非朝廷大军可以招惹的,南京的郑勋唐阿姨他怕麦荞敏感准备跟他好谈这个生活费保姆费你总要付吧谈睿距离太远,目前也顾不上。唯有驻扎在山西与河南的李自成,是朝廷大军应该彻底围剿的对象。

面对杨嗣昌不断的请求,朱由检没有下定决世俗的压力是无穷量的太有趣了!”她套上一件宽大的白法兰绒晨衣心。

朱由检内心的凄苦无处诉说,他是大明的皇帝,如今却落得如此凄凉的境地,圣旨能够抵达的地方就剩下北直隶了,山东、南直隶、浙江、陕西、湖广、四川以及江西等地,已经被郑勋睿掌控,南方的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和福建等地。距离过于的遥远,河南以及山西大部分黑狗想着想着的地方。被李自成占据,而辽东除开山海关。其余地方全部被皇太极占领。

朱由检没有感觉到自己是皇上,最多就是北直隶总督。

两年不到的时间,朝廷大军经历了松山大败,元气大伤,根本就没有恢复过来,这个时候去围剿李自成,形势一点不乐观,可要是继续驻守在北直隶,接下来的危险更大,北直隶和山海关等地驻扎的大军,总人数超过了三十万,需要粮食来养活,尽管说南方的赋税还是在上缴,但少的可怜,根本无法维持。

摆在眼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出兵围剿李自成。

打败了李自成,朝廷的窘境就能够得到彻底的缓解。

可若是失败了,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呢。

朱由检不敢想,恐怕朝廷大军失败的时刻,就是他这个皇上殒命的时刻了。

如此情况之下,朱由检怎么可能下定决心。

杨嗣昌也着急了,总是维持现状是不行的,这样拖下去,朝廷很快会被彻底的拖垮。

皇上没有表明态度,杨嗣昌找到了司礼监大太鼻里嗤监王承恩。

杨嗣昌很明白,如今能够劝的动皇上的,恐怕只有王承恩了。

杨嗣昌来到司礼监的时候,王承恩尚在乾清宫。

等候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王承恩终于出现了。

“王公公,本官有事相求。”

杨嗣昌非常的直接,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了。

王承恩知道杨嗣昌来干什么,说话也很直接。

“杨大人的来意咱家知道,这件事情咱家也没有办法。”

“王公公听本官说完再做决定,现如今北直隶驻扎有近二十万大军,被后金鞑子肆掠的北直隶各地,根本无法养活军队了,还有山海关驻扎的十余万大军,同样需要朝廷来支撑,这些大军若是长时间驻扎在北直隶各地,不要半年的时间,一定会大乱,到时候局面就无法收拾了,崇祯元年的时候,大量的军队哗变,想必王公公还记得当年的情形。”

王承恩点点头,没有开口说话,这些情况他当然知道。

“本官知道王公公担心什么,李自成麾下号称百万大军,朝廷大军兵力不足,此番的战斗恐怕没有什么胜算,不过本官也分析过了,李自成的日子也不好过。”

“李自成占据了河南与山西的大部分地方,这些地方一样贫瘠,他想要依托这些地方养活百万大军,根本不可能,山西北面的大同,尚在朝廷的掌控之中,且驻有大军,这对于李自成是很大的牵制,西面的陕西被郑家军掌控,李自成更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东面的山东和南直隶等地,李自成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本官倒是想着李自成能够进犯陕西、山东和南直隶等地,那样朝廷的压力就会大大的减少,可惜这等的事情暂时不会出现,就算是朝廷想着出现这等的局面,也需要做出努力,至少逼迫李自成朝着这些地方进犯。”

杨嗣昌说到这里的时候,王承恩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

“王公公,李自成号称的百万大军,河南与山西两地根本无法维持,若是朝廷依旧没有什么行去上学动,被逼急的李自成唯有朝着北直隶进攻,到了那个时候,局势不好维持,朝廷大军唯有主动杀出去,逼迫李自成朝着其他的地方转移,如此才有可能缓解目前的困局。”

“李自成麾下那么多的流寇,本官判定他们的战斗力不是很强,甚至可能有很多的百姓,也成为流寇之中的一员,朝廷大军进剿流寇,只要把握得当,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

杨嗣昌苦口婆心,足足说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王承恩终于开口了。

“杨大人一心为了皇上和朝廷,咱家很是佩服,可若是大军征伐失败,结局如何,这责任谁来承担。”

“本官愿意在皇上面前立下军令状,率领十万大军围剿李自成。”

王承恩死死的盯着杨嗣昌,他不敢相信杨嗣昌敢于说出来这样的话语,以十万大军去面对号称百万的流寇,要么就是有着绝对的信心,要么就是找死的行为。”老四海的手指头四下一指

或许是被杨嗣昌的决心打动,王承恩终于点头了。

“杨大人一片忠心,令咱家感动,咱家愿意在皇上面前说合,不过这是皇上决定的事情,咱家可不敢随有聚有散便答应我说蔡茜杨大人。”

“本官等着王公公的消息。”

五月初六,皇上的圣旨下达。

内阁次辅杨嗣昌,以兵部尚书的身份,兼任五军都督府左都督,率领十万大军即刻出发,前往山西剿灭流寇,驻扎山西、延绥、宁夏等地的边军,归杨嗣昌节制,一并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

这道圣旨在京城引发了巨大的震荡。

内阁首辅钱士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杨嗣昌居然有如此的胆量,率领十万大军前去剿灭流寇,这岂不是找死吗,不过得知确切消息之后,钱士升还是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杨嗣昌离开京城之后,内阁就是他钱士升彻底的掌控了。

朝中不少大人议论纷纷我妹妹!有人开玩笑,认为杨大人过于的冒险了,虽说北直隶面临的危险也是很大的,不过强行的去讨伐流寇,危险更大,弄得不好就是丢掉性命。

更多的人对杨嗣昌的勇气表示了钦佩,身为内阁次辅,杨嗣昌完全没有必要亲自去征伐,派遣其他人挂帅也是可以的。

一时间不少人专程去拜访杨嗣昌,表示了对杨嗣昌的敬重和钦佩。我真佩服浙江人的胆量

杨嗣昌是以平和的态度迎接所有前来拜访之人的,没有人从其脸上看出来有什么异常,众人对杨嗣昌的平静感觉到吃惊,一些人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到了后来,连内阁首辅钱士升也专程去拜访杨嗣昌了,这一次两人单独在书房交谈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钱士升离开杨嗣昌府邸的时候,脸色很是严肃。

没有人知道两人交谈了一些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