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黄道周其人
史书上面所说的根本不可靠,一切都要依靠自身的判断,这是穿越之后的郑勋睿得出的真实感受,其实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且不说清史之中对于周延儒和温体仁奸臣的定型,就说其中对于刘宗周等人的称赞,这在郑勋睿看来,其实就是那些东林党人投降满清之后,为了自身利益做出的诸多判断,因为他们需要掩盖自身的丑行,需要推卸自身导致大明王朝轰然倒下的责任秃顶笑了一笑,所以他们笔下的历史,某些方面是扭曲的。

周延儒和温体仁两人,郑勋睿的接触虽说不是很多,但他还是有着自身感受的,所谓官场如战场,特别是在皇权之下的官场,相互之间的博弈和斗争更加的激烈,周延儒和温体仁不过是在这样体制下展开一些徐守仁的态度越来越坚定博弈的,这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在后来的历史之中,这成为了最大的罪状,甚至大明轰然倒塌的责任,也落到了两人的头上。

周延儒和温体仁两人不是特别有能力的帅才,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但两人兢兢业业做事情,那是不能够做不好自己吃亏的是自己完全否定的,相反看看那些一心想着守正的东林党人,为了自身的利益,毫不犹豫的在朝中大规模党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让南方的士大夫和商贾富得流油,却让老百姓挣扎在死亡线上,直接动摇了本已经千疮百孔的大明的天下。

基于这样的态度,郑勋睿绝不会迷信黄道周,而且黄道周要求徐佛家出面,为山阴帮帮主徐吉匡说情。已经让郑勋睿的内心有了鄙视的感觉,如此的大事情,居然要求一个女人、而且是青楼女子出面,黄道周难道没有觉得脸红。

徐望华进入东林书屋的时候,郑勋睿正在看着桌上的文书。

放下文书。郑勋睿直接开口询问了。
“徐先生,想必你是知道黄道周老先生的名气的,可否说说对黄老先生的看法。”

徐”老头接电话望华愣了一下,没有马上开口,而是低头稍微沉思了一下,这个过程之中。郑勋睿也没有开口催促,从徐望华的表现来看,与黄道周怕是有些熟悉的。

果然,思虑了好一会的徐望华抬起头,慢慢开口了。

“不瞒大人。属下曾经与黄老先生熟悉,老爷在世的时候,与黄老先生有一些接触,他们之间也有过好些次的交谈,属下跟随在老爷的身边,也就有了与黄老先生接触的机会,黄老先生当年对属下也是有着不少赞誉的。”

郑勋睿微微点头,要说神甫进入临终者的房间后徐望华不认识黄道周。他肯定不相信,毕竟徐光启和黄道周都是东林党人,从年纪上来说。徐光启要大很多,而且从地位上来说,徐光启也高很多,黄道周对徐光启肯定是非常尊重的,对徐光启身边的徐望华,态度肯定也是不差的。

“属下若是没有在大人身边这几年时间的磨砺。对黄老先生是崇拜的,不过这些年的时间过去。属下跟随大人做了很多事情,对黄老先生的看法也有了一些改变。”

“大人刚刚的询问。让属下很是仓促,属下只能将黄老先生与大人对比,还请大人谅解。”

郑勋睿笑了笑,若是穿越之前,将他一个默默无闻之辈与黄道周这样的大名人做比较,那肯定是自豪甚至是惶恐的,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所站的高度早就不一样了。

“徐先生不必有什么顾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我公事这些年,应该熟悉我的脾气。”

“大人说的不错,正是因为跟随大人这么多年,我才会实话实说的。”

郑勋睿不再开口,看着徐望华。

“属下当年敬仰黄老先生,主要是两个方面,其一是黄老先生学识丰富,说话总是能够引经据典,而且说话直率,能够直接指出他人存在的不足,其二是黄老先生在皇上的面前敢于犯颜直谏,这是当时很少有大人能够做到的。”

“可是在大人身边这些年,仔细回忆黄老先生所做的一切,除开在学识方面的确渊博,其他方面,想想的确做的不是很好。”

“就说这犯颜直谏的事情,给皇上提出反对之意见,的确需要勇气,可更加重要的是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就好比说朝中某位大人什么事情做的不对,你总是要提出应该怎么做,现在想来,黄老先生根本就没有提出多少有用的建议。”

“属下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黄老先生当就心软了年被皇上责罚的事宜,也是因为犯颜直谏,明明已经辞官准备归家,却在离开京城之前,上疏皇上,说皇上身边的所也没一户拖欠农业税有大臣,没有真正为朝廷考虑的,这些大人不但不为朝廷和皇上尽力,反而利用权势打压那些真正想为朝廷尽力的仁人志士。”

“属下至今还记得黄老先生奏折上面的几句话:所见诸大臣皆无远猷,动寻苛细,治朝宁者以督责为要谈,治边疆者以姑息为上策。序仁义道德,则以为迂昧而不经,奉刀笔薄书,则以为通达而知务。一切磨勘,则葛藤终年,一意不调,而株连四起。”

“又则:迩年诸臣所目天刚下过雨营心计,无一实为朝廷者,其用人行事,不过推求报复而已,今诸臣之才具心术,陛下其知之矣。知其为小人而又以小人矫之,则小人之焰益张,知其为君子而更以小人参之,则君子之攻不立。”

“属下当年听到黄老先生赵老歪却不敢眨一下奏折上面的话语,还是非混淆感觉到热血沸腾,觉得黄老先生胆子的确是很大的,连如此之话语都敢说,几句话就指出朝廷之中存在的问题,可在大人身边这些年之后当场将那小子蹬下台去,属下感觉到黄老先生如此的做法,很是不妥。”

“大人在延绥和陕西等地做事情,身边依旧是黄老先生所不齿的那些官吏,可为什么人家就能够好好的做事情,能够让地方上安宁,为什么这些官吏到了黄老先生的嘴里,就成为了奸臣,事实情况,让属下想到了另外的一个方面。”

“黄老先生入朝为官之后,是以东林党人自居的,所能够看得上的也就是那些东林党人,似乎东林党人都是忠臣,其他人都是奸臣,这好像就是党争的兆头。”

“同时黄老先生的话语,都是泛泛而谈,没有什么具不逃腿痒体的为政措施,属下说的不客气一些,若是将黄老先生和大人比较,黄老先生就好比是夸夸其谈的道德圣人,而大人则是扎扎实实做事情、一心为百姓考虑的百姓之救星。”

。。。

徐望华说的很直接,也很直白,这一个乞丐看了看于鉴是他的习惯,在郑勋睿的面前,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再说他和郑勋睿一起这么多年,相互也是欣赏的。

郑勋睿从徐望看得出华的话语之中,悟出了其他的东西,那是他对东林党人的深层次看法,以前总是觉得,东林党人其实就是官商结合的产物,为了维护南方士大夫和商贾的利益,不遗余力,根本不管不顾大明天下的实际情况,从徐望华的话语之中,他感觉到了,东林党人不仅仅是存在官商勾结的弊端,甚至其所遵从的理论,都存在很大的问题。

徐望华说完之后,郑勋睿面容严肃。

“徐先生,你能够实话实说,我很是欣慰,其实我和你很多的看法是一致的,就说这犯颜直谏,我朝这方面的弊端太多了,朝中的那些给事中和御史,无不以犯颜直谏为己任,这犯颜直谏本是好事情,贞观之治,就是因为太宗皇帝纳谏,才出现了大唐的繁华,可这犯颜直谏要有一个基础,那就是看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

“我朝的那些大人犯颜直谏,在我看来,并非是为了大明王朝能够兴旺,他们是为了自身的清誉。”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形,不知道徐先生注意到了没有,每一个犯颜直谏的一句明确性的指示都没有大人,不管他的弹劾与意见是不是有道理,只要他顶撞了皇上,可他都能够得到巨大的名声,就说这黄老先生,崇祯二年为了内阁大臣钱龙锡的事宜,犯颜直身旁陪着我的是另一种风景谏,而且后来还为他的老师兵部尚书袁可立专门写了传记,袁可立就是犯颜直谏的表率。”

“且不说话也还细声细气的:“兄弟说黄老先生的犯颜直谏是不是很有道理,但黄老先生的犯颜直谏,为自身争取到了巨大的荣耀,也就是崇祯二年的犯颜直谏之后,黄老先生之后的犯颜直谏达到了三十疏,一直到彻底惹怒了皇上,被削去所有功名,直接贬斥为平民,这还不算,黄老先生回到浙江和家乡之后,得到了读书人的吹捧,一直以来都是读书人赞誉的老师。”

“黄老先生的三十疏,我也注意过,看起来都是以国事为重,不计较个人得失,刚直不阿,敢于直谏,这方面值得赞誉,可其中提出来的治国之策,寥寥无几,都是从儒家思想之中摘取的大话和套话,最基本的一点,君子和小人究竟如何区别都未弄清楚,也提不出如何的用人之长,如何让大明富庶,现实之中根本就没有可操作性,这样的犯颜直谏,若是受到了鼓励,真不知道在朝中会形成什么样的氛围,大家都去夸夸其谈,标明自身的清誉,却没有想过皇上究竟需要什么,如此的风气,就是朝廷最大的痼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