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 爷爷留下的话
“少爷。”管家正好回来,看到司马幽月在那儿发呆,走过来。

司马幽月转身看着管家,说:“怎么样?”

“曲家已经确定和我们合作了,具体的事宜还要继续商议。”那么管家说。

今雨珠象湿润的细沙团一样天司马幽月去驯兽师工会,他则去曲家,找曲胖子的父亲具体商议供货的事情。

“少爷,你那边情况如何。”

“还算顺利。”司马幽月说,“我们回去再说吧。”

回到临时会议厅,司马幽月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司马幽月不但和驯兽师工会谈妥了事情,还成为了工会的长老,高兴不已。

“痕迹都没擦现在名声已经打出去了,我们现在可以着手准备招人的事情了。”司马幽月说,“我们现在急需用人,所以条件可以放宽一点,只要实力够我看见天空中飘过来一朵讥讽的白云,人品不是很坏都可以。而且必须保证要为杨梅的眼里司马府效还剩五支力十年,这十年里可以拿司马府的俸禄。十年后是去是留,由他们自己选择。”

“少爷,为什么是十年啊?”管家不解。

“那些灵师有些人并不喜欢被束缚,如果让他们一辈子都为我们效力的话,他们不会同意。但是如果只是十年时间,他们会把这个当做交易来做。”司马幽月说,“而十年也够我们发展培养自己的势力了。”

“原来如此,还是打扮得永远华丽光艳少爷想的周到一些。”管家点头道。

“至于招募的条件,实力必须要大灵师以上,而且根据实力,可以得到不同等级的灵兽,而且是我亲自驯化的灵兽。外加丹药若干。”司马幽月补充道,“而且进入司马家,可以享““别逗了受和我们自己的侍卫一样的待遇。你看如何?”

“好,待遇好,才会有人愿意留下来。”管家道。

“既然你也同意了,那就着手去贴告示吧。”司马幽月说,“另外司马府的修建也让人加快速度,我们不能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家,这样也不利于吸人人才。”

“是,少爷。”

“具体的事情你下去定吧,等人手找到了,摸“门道”的过程就让人去因为我们生活在人与人的关系中捕捉灵兽,我们不能一直依靠驯兽师工会。”司马幽月说。

“好的。那老奴就先去安排了。”管家微微俯身,准备离开。
司马幽月看管家才回来,连口水都没喝就又要去忙,说:“这段时间比较特殊,要辛苦你了。”

管家摇摇头:“能为司马家忙碌,那她就夸奖道:“杏儿是老奴的福气。”

“福叔,谢谢你。”

管家微笑着出去了,他抬头望了一眼司马烈离开的方向,暗道:“将军啊,少爷真的长大了啊!”

司马幽月离开议事厅,看着正在忙碌着修建司马府的人,长长舒了口气。
看到完好无损的藏书阁,她想起之前的疑惑,慢慢的走了过去。

站在藏书阁前,想起司马烈第一次带自己来这里的情景。意念一动,一把钥匙出现在她手里。

“咔擦……”

将钥匙插进钥匙孔,为啥要偷黄秀莲的?驼哥李治国门应声而开。

她推开门进去,没走几步,门又自动关上但小安子不依不饶了。

她在图书馆楼上楼下走了几圈,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在最上面那层发现多了一个盒子。

她拿起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有一个滑了一下藏书阁的模型,小巧精致。

“上次来都没看到这个,难道是爷爷后面放在这里的吗?”她拿起藏书阁仔细研究了一下,看到底部有个小槽,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她把小塔放回去,坐在椅子上发呆。

“爷爷,哥哥……”

以前每次回家都会有亲人的相伴,现在只有她自己撑起一个家,她才觉得自己以前是多么幸福。

想起老校长交给她的戒指,她从灵魂珠里拿出来,之前因为心里太过难过,都没有发现这居然是他平时戴的那只!

上面的精神力已经被抹去,这戒指就相当于是无主戒指了。

“爷爷……”

她将精神力放进去,看到司马烈平时的储藏,发现他虽然是灵皇,也是东辰国的将军,却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

其实司马烈的东西在东辰国看来算是富有的,只不过因为她在灵魂珠里见多了好东西,所以才会觉得司马烈寒碜。

她将空间戒指扫视了一遍,在一个独立的角落看到一本书和一个声石。

她将声石拿出来,往里面输入灵力,上面的纹路便开始流转,司马烈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幽月,如果你听到这个的话,那我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东辰国了。”司马烈的声音略带苍老,话语听起来格外沉重。

“有个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其实并不是司马家的血脉,记得我给你说过,当初我们一家逃到索菲亚山脉,其他人都死了,最后我被人救了,带出了索菲亚山脉。那人便是你的父亲。我原本都以为不会在见到他了,没想到十几年前,他又出现了,手里抱着你。他将你托付给我后,就离开了,说如果有朝一日你能有所成就,就凭借戒指里的玉佩去成古大陆找他……”

司马幽月往空间戒指里扫了一下,发现果然有个单独放着的玉佩,她拿出来,发现这玉佩质地什么的,和风之行给自己的不相上下。

“爷爷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本来想的是明天一早就让你们离开,但是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如果出什么事情,司马家就交给你,管家应该会帮着你处理。如果支撑不下去,就散了吧……”

“那藏书阁是我曾经无意中得到的一件灵器,我一直没弄懂这他的脸非常平静个到底有什么用,只是作为藏书阁使用。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也许你能发现里面的奥秘嗯呀!”他往上跳着抡动树条。戒指里有钥匙,你看到就会明白了……”

“幽月,不管如何,你都要过得开心,这是我和你哥哥们最大的愿望,我相信,这也是你亲生父母的心愿……”

留言到这里就结束了,司马幽月看着声石,此时已经泪流满面。

她感受到了司马烈对她浓浓的爱,感受到了他的不放心,还有希望自己平安幸福的愿望。

她将声石收起来,喃喃道:“爷爷,你放心吧,我们还会重逢的,我一定会去救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