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李自成的变迁
北直隶、辽东、四川以及湖广出现的诸多事情,李自成都是清楚的,如今的他早就不是当年的抱负,打打杀杀的日子虽然习惯了,可稳定下来的心思却是越来越强烈。
在占领了河南开封府城以及山西太原府城,且控制了大量的府州县之后,李自成想到了割据,虽说他对其中的道理不是特别明白,但在占据的这些地方之内称王称霸、说话算数这样的道理,还是清楚的。

造反十多年了,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也经历了太多的磨难,李自成认为自己也应该熬出来了,张献忠被郑家军剿灭之后,李自成变得更加的小心,在不断壮大自身实力的同时,时时刻刻注意郑家军的动向,他自身的实力远远强于张献忠,而且他麾下的义军基本都是在北方活动,很少进入南方,进入南方以及四川的惨痛经历,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郑家军在剿灭张献忠之后,停止了一切的行动,就连后金鞑子在北直隶劫掠,郑家军都没有出动,这让李自成认为郑家军短时间之内不会进入北方征伐,也就是说他认为郑勋睿以及郑家军,其实和他的想法一样,都是要控制地方割据的。

有赵飞扬则目不转睛地凝望着林若楠的脸庞地盘和没有地盘的区别,那是天地之别,这一点李自成有着切身的感受。

刚开始造反的时候,李自成是跟随闯王高迎祥的,那个时候没有想到那么多,能够吃饱饭活下去就不错了,后来高迎祥阵亡,李自成被推荐为闯王,成为了义军之中的第一人,那个时候他还是没有注意到地盘的重要性。义军依旧是流动性作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直到李岩、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加入到义军之中。这些读书人让李自成明白了地盘的重要。

尽管李岩等人悉数投靠朝廷去了,但掌控地盘、壮大实力的思想。已经在李自成的脑海里面扎根那只哭泣的鹭鸟已经哑得不出一丝声息了,他开始尝试着在河南等地占据一定的地盘,有效的壮大自身实力。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最为正确的,也正是因为长期占据了河南的南阳府等地,让李自成有了一定的基础,能够稳步的壮大实力,依托地盘的支持,李自成几次打败了朝廷大军。其威名更大,投奔的老百姓更多。

攻下了开封府城和太原府城,李自成的实力几乎达到了巅峰,他麾下义军的人数超过五十万人,对外号称百万人,而且他开始在河南以及山西等地征收赋税,用来补充义军的开销。

到了这个时候,李自成需要名分了,这不是自封的名分,而是大明朝廷承认的名分。

李自成在义军之中被称之为闯王。自封的名号就更多了,攻下开封府城之后自封为“奉天倡议文武大元帅”,攻下太原府城之后自封为“大顺王”。不过这些称呼是不可能得到认可的,那都是自封的,若是得到了大明皇帝敕封的王位,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李自成写给皇上的奏折如石沉大海,没有丝毫反响。他甚至不对自己说任何话还有些什么新的想法与要求

这激怒了李自成,他准备率领大军进攻北直隶,甚至想着直接拿下京城。到时候自己也能够做皇帝了,不过他的这个想法。被顾君恩阻止了,无他。后金鞑子正在北直隶肆掠,这个时候义军进入北直隶,必定和后金鞑子产生这种想法的人是有依据的产生厮杀,后金鞑子可不是朝廷大军,战斗力异常的强悍,义军与后金鞑子厮杀,损失肯定巨大,就算是勉强战胜了后金鞑子,得到好处的也是朝廷,要是朝廷大军趁着义军遭受损失的时候进攻,还不知道结局如何。

李自成听从了顾君恩的劝阻,决定在河南以及山西两地扎根,观察北直隶以及南直隶等地的局势,找寻对自身最为有利的时机出击。

李自成请顾君恩分析大明之局势,他已经有了远见,将麾下的义到了初二、初三就晚了军当作了重要力量,与朝廷大军、后金鞑子以及郑家军平起平坐,如何在这几股势力的搏杀之中取得最大的好处,是他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

要求顾君恩分析形势的同时,李自成自身也在琢磨,毕竟他是义军之中硕果仅存的力量,当年造反的几十个义军首领,如今都殒命了,强悍的张献忠也被郑家军斩杀,所谓大浪淘沙,能够坚持到最后的,往往都是力量最为强悍的,也就是能够做成大事情的。

太原府城,巡抚衙门。

这里已经成为李自成的府邸和办公的地方。

李自成在厢房等候,不一会,顾君恩急匆匆的走进了厢房。

顾君恩很是忙碌,李自成委托他处理日常的事物,牵涉到山西与河南两地的稳定,加之义军的诸多将领随意性太强,做事情不讲究规矩,故而很多的事情需要操心,需要谨慎处理。

看见顾君恩进来,李自成开口了。

“顾先生,这么长时间过去,你很是辛苦。”<把门给插上br />
“闯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顾君恩对李自成的称呼没有变化,李自成也不在意,尽管李自成如今已经拿出更加合理的股改方案是大顺王。

“顾先生,现如今的形势不是特别的明了,请你帮助我分析分析,看看义军下一步究竟该如何的做。”

李自成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很大,也很关键,他相信顾君恩早就思考过了。
果然,顾君恩几乎没有做过多的思考,很快开口了。

“闯王,我认为大明目前有三股势力,随时都能够威胁到朝廷,第一股势力是南京的郑勋睿和郑家军,他们也是实力最为强悍的,张献忠已经被郑家军彻底剿灭,这足以证明郑家军的实力非同一般。”

“第二股势力是后金鞑子,有关他们的情况闯王都是知道的,现在他们正在北直隶劫掠,朝廷没有丝毫的办法。”

“第三股势力就是闯王了。”

“我的分析是,闯王目前按兵不动,埋头发展是最为重要的,后金鞑子正在北直隶肆掠,朝廷一心想着稳定京城的局面,避免遭到后金鞑子的威胁,故而抽不出兵力她发现那份委托书不见了之后来和闯王作战,至于说郑家军,从南京传来的消息看,郑勋睿正在大规模的清理大运河,他也没有进入河南以及山西的意思,郑家军之所以对付张献忠,是因为张献忠的势力侵袭到了湖广和四川等地,这些地方基本属于南方或者是南北交界的地方,被郑勋睿认为是自身的势力范围。”

“从下一步的发展局势来看,郑家军与后金鞑子厮杀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这就要看在北直隶肆掠的后金鞑子是不是真正威胁到京城了。”

“当然,闯王也要做好一切的准备,一旦后金鞑子撤离北直隶,回到辽东去,那么朝廷的注意力很快就会集中到闯王的然后身上。”

“朝廷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实力,松山大败,朝廷精锐的大军几乎毁于一旦,紧接着是后金鞑子劫掠北直隶,朝廷疲于应对,无暇他顾。”

“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湖广和四川两地的变化,我看郑勋睿已经有了谋反的暗中拉响的火车汽笛声比平常夜里要近许多心思,可朝廷根本没有动作,眼睁睁看着一切的发生。刨开平时雇请临时工及其他所有开支”

“最好的应对办法,是让郑家军、后金鞑子和朝廷大军之间产生直接的冲突和厮杀,那是对闯王最为有利的局面,不过这种局面出现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我有一个建议,那就是闯王向朝廷示弱,继续给皇上写奏折,言明义军只是想在河南与山西两地暂时歇息,还是想着能够归顺朝廷的,目前机会不是很坚决要留高照吃了晚饭再走合适,不过这段特殊的时期,义军保证不做出任何危害朝廷利益的事情。。。”

顾君恩的分析很是精辟,李自成连连点头,他最为担心的就是郑家军。

等到顾君恩说完之后,李自成开口了。

“若是郑家军进入到河南以及山西等地,那义军怎么应对啊。”

顾君恩摇摇头,胸有成竹的开口了。

“闯王,我认为郑家军暂时不会进入到河南与山西两地,他们若是想这样做,早就做了,驻扎在陕西的郑家军,曾经进入山西与河南等地,但全部都退回陕西,没有参与任何的厮杀,郑勋睿此人绝非一般,他根本不想参与到北方乱局之中,再说南方也没有彻底的稳定,郑勋睿的注意力还集中在南方。。。”
四清正守着她哭
李自成点点头,对顾君恩的分析表示了认可。<小宝和我立即奔过去br />
接下来两人的交谈声音低下去了。

顾君恩离她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开厢房之后,李自成走到了地图前面。

大明已经彻底乱了,郑家军、义军、后金鞑子、朝廷大军四股的势力并存,已经将大明天下搅看你爹露一手得天翻地覆,从发展的趋势来看,大明朝廷已经不可能维持很长的时间,最终义军将会与后金鞑子和郑家军展开厮杀,最终的胜利者问鼎中原。

目前虽然想不到那么多,看不到那么远,但必须要做好准备,迎接这个局面的到来,李自成目前需要做的,就是保全自身的实力,最好让其他三方的势力去搏杀,让他们各自消耗实力,如此义军才有机会。

想到这里,李自成不再犹豫,朝着厢房外面走去,他要让顾君恩再次起草文书,送给皇上,为义军争取到发展的时间和空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