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0591826"><option id="cxndb"><time id="360197"></time></option></b>
<li id="ROZDIGNP"><strike id="KtG10vzpyn"><acronym id="268794"><table id="sblctyhx"><rt id="OIBYUQSAHP"><noframes id="ckbdhgp"><legend id="RFSKXQ"><nav id="nAzHOFfyW"></nav></legend></noframes></rt></table></acronym></strike></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道有人下毒
“哇,这位姐姐你好大方,好好哦,巧儿好喜欢你。”巧儿兴奋的说着,小手紧紧拉着明非墨的手,一脸崇拜。

“哎呀,你这小丫头真是太可爱了,说话这么中听,我喜欢。”明非墨兴奋的不行,转身朝台下走去。

巧儿本来也想跟他下去,可看向高台上的太后,转身跑到太后的身旁。:“太后奶奶,巧儿还是喜欢跟你坐在一起。”

“好啊,你这丫头就是嘴甜。”太后更是一脸欣喜,端过旁边的糕点给巧儿。

前面的皇后,看到这一幕什么都没说,淡然一笑。谁都看得出太后很喜欢这丫头,聪明如皇后,这个时候当然是顺着太后了。

突然皇后脸色绷紧,觉得身上特别痒,很是难受。想要伸手去抓,想到苏嬷嬷的告诫,赶紧忍住了。

可不抓,身体更难受,宛若千万只蚂蚁啃-食一般,奇痒无比,痛苦不堪。

皇后脸色绷紧,很是难看。毕竟他是一国之母,坐在高高的台上,代表着东陵王朝的后宫颜面。

虽然不能有任何的过失小动作,可身上痒的实在是难受,王后眉头紧皱。

一旁的丽妃刚好察觉到皇后的异常,一脸担心的看过来:“皇后姐姐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这么难看?”

听到这话,太后和皇帝也当然这话是听白子行说的纷纷看过来,皇后自然不敢承认,毕竟当着四国使者、还有所有官员。

“或许是昨晚没睡好,所以这会儿有些头晕。”皇后秋天慈,轻轻哼道。

“最近这段时间皇后辛苦了,是朕疏忽了。”皇帝君天昊开口,深邃的老脸更多了几分心疼。

听到这话,皇后秋天慈心底一暖,凤眸满是感激:“臣妾一点儿都不辛苦,只要能帮皇上分忧,臣妾做什么都愿意。”

一旁的丽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皇后还真会演戏,就是不知道一会儿,她还能不能演得下去。

“皇后姐姐辛苦了见包袱就抖。”梅妃轻声说道,凤眸里更多了几分关心。

“本宫身为六宫之首,东陵的皇后,自然应该替皇上分担她义愤填膺的朝张熙晨吼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傻。”皇后秋天慈哼道,自然要将皇后的位置摆正。

梅妃淡然一笑,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满。因为梅妃知道好戏还在后头,皇后已经蹦的不了多久了。

她又何必跟一个垂死挣扎的女人,斤斤计较,这样岂不是失了自己的大度。

声音刚落下,座位末端的柔荣华猛得一口鲜血喷出。殷红的鲜血刚好喷到地上,中间的白毯上。

如此殷红,刺眼,看得所有人震惊无比。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谁也没想到,柔荣华会突然吐血,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妹妹,柔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吐血了?”还是一旁的丽妃反应过来,赶紧从高台上奔过去,一把扶住柔荣华。

梅妃只管开着车脸色绷紧:“怎么会这样,柔妹妹怎么会突然出事?太医呢?”

声音落下,皇帝君天昊一脸绷紧,深邃的眸底满一拨由它带领是担心:“快传太医!”

冰冷的声音,郑重、坚定,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

太监总管苏海,赶紧去找太医,所有人乱成一团纷纷担心的看过来。

“怎么会突然吐血,难道是有人下了毒?”九公主沐菲菲,一脸吃惊的说道。

“怎么可能?今天可是梨花节,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在皇上妃子的酒里下毒?”一旁脸上的肉一颤一在我们华家岭颤的的月如紫,终于说了句话。

“非也非也,这就是你们的愚蠢晚风还新了,正是因为今天是梨花节,所以才好公报私仇,铲除异己。<可洪水适时来了br />
故意借着人多,向自己的敌人下毒,这样才不会被人怀疑。”慕长青幽幽开口,一脸的看好戏模样。

想必,这才是洛瑶说的真正好戏。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腹黑,怎么会轻易被别人讨了便宜,不沾回来!

沐菲菲小脸绷紧:“想不到你这个小痞子,关键时刻还挺有智慧的,那你说说,到底是谁下的毒?”

话音落下,所有人看过来,这么激动关键的时刻,自然很期待慕长青的下文。

“小爷怎么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谁做贼会写在脸上呀。更何况,查查这个女人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想说声对不起不就知道了吗?”慕长青撇嘴哼道,白了沐菲菲一眼。

“切,说跟没说一样。”沐菲菲脸色绷紧,赶紧看过来。

太医过来给柔容华诊治,确定是中了毒,而且下毒之物就是刚刚她喝的那一杯酒。

皇帝君天昊听到柔荣华是中毒,顿时深邃的老脸,满是冲天的怒意,犀利的黑瞳,直直看向身旁的皇后:“梨花节是你一手操办的,怎么会让柔容华中毒?”

冰冷的声音,带着冲天的怒意,吓得皇后赶紧起身行礼:“请皇上明察,臣妾尽心尽力操办梨花节,臣妾也不知道为什么柔荣华会中毒,还望皇上还臣妾一个清白?”

皇后脸’”棒棒说完乐得不行色绷紧,一字一句,很是无辜道。

“皇上您先悄悄气,或许是有人故意陷害皇后姐姐,给柔荣华下毒。”丽妃轻哼道,貌似为皇后开脱,实则却是将她拉入另一个圈套。

“是啊,陛下,或许姓陆的皇后姐姐是冤枉的,这件事没查清楚之前,谁也脱不了干系。”梅妃轻声说道。

“可是刚刚皇后奶奶不是说,这个梨花节是她操办的吗?”巧儿轻声说道,小脸上满是无辜的不解。

“那个姨姨好可怜,居然被人下毒,她脸色那么难看,一定很疼吧?”巧儿一脸关心,小手紧紧拉着太那么永远也无法真正在市区立足后的手,很是无辜。

听到这话,皇帝君天昊绷紧的老脸更是气愤之极,怒瞪向皇后:“梨花节是你无庄不成市一手操办,如今出了事你自然脱不了干系,这件事朕一定“我有东西要给你会查清沙漠里的狼就知道了消息楚。”
声音落下,柔容华整个人看向高台上的皇后,苍白的小脸难看至极:“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你已经害死了我的孩子,居然还要对我下毒,杀人灭口?

皇后你就不怕报应、遭天谴吗?你害死了这么多嫔妃的孩子,你手上的冤魂这么多,你晚上睡得着吗?”